够浪熟妇让你爽 amp 被扯胸罩还让我做上面自己动

输完血之后,静颖的情况才稍稍稳定下来,也转到了普通病房,不过依旧昏迷不醒。 我在旁边有些庆幸起来,还好和她的血型一样,不然真的不知道这么搞,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https://www.w-guardlock.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029.jpg 随着药水的作用,她紊乱的呼吸逐渐平静下来,我附身在她的额头上落了个吻,手握住静颖输液得手,泫而欲泣。她额头上白色的绷带印出丝丝血迹,触目惊心,该是有多痛!!! 我出去在走廊中站了会,先是打电话给静颖的闺蜜,让静颖的闺蜜沈天瞳帮忙撒个谎,静颖没回家,她家人可能回会担心。沈天瞳一接电话,劈头盖脸就问我把静颖弄哪里去了。 我迟疑了会,还是告诉了沈天瞳真相:“不好意思,我们现在在一起,她头部受了伤!”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旋即传来沈天瞳的叹息声:“我马上过去,这件事看静颖的意思,下一次你要是在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天地再大,也不会有你容身之处。” 我没有说话,挂上电话,不用沈天瞳说,我也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至于那个黄毛小子,他在我眼中已经残废了。 整理了下情绪,才打电话问罗安邹轩他们事情办的如何,静颖的事并没有告诉他们,这是我自己该报的仇,没必要拉他们下水。 邹轩和罗安表示一切正常,冯炎暂时还不敢动他们,不过这件事可能会升级为老大之间的谈判,不过也说了一定会站在我这一边,最后叮嘱我一定要小心,让我莫名的有些激动。 有兄弟的感觉真不一般! 沈天瞳花了十来分钟就赶了过来,速度不是一般的快,并且带了几个小青年,一脸严肃。 “小静怎么样了?你一个大男人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干什么吃的,我告诉你,小静要是觉得受了委屈,我沈天瞳第一个不放过你!”沈天瞳一来就是一顿骂,余怒未消,甚至推了我一把。 我只能低头忍受,尽管是在我完全没注意的情况下导致静颖被袭击,静颖却注意到了,还是我疏忽了。要不是静颖,现在躺着的是我。 沈天瞳和静颖关系好,但是静颖似乎对沈天瞳一般,或者说静颖本身不喜欢和人在一起。 沈天瞳走进病房,看着熟睡中的静颖,不由心疼的喃喃自语道:“真是个傻菇凉,这样真的值得么?” 我站在一边也是极其难受,不能替她去承担这份痛楚,除了召集人手报仇之外,别无他法。 “是谁打的?”沈天瞳回头问道,赤红的眼神中透露出丝丝杀意。 我有些愣神,直觉告诉我,沈天瞳的背景不一般,我第一次见到女生的这种眼神,凌厉,恶毒! “这件事我会处理,给我点时间。”我说道,静颖被伤,无论如何我都要亲手报仇。 “你处理,你有什么本事处理?”沈天瞳冷笑的用手指戳着我的胸口,轻蔑的问道。 “是的,我没后台,没本事,但是揍几个人还是可以的,静颖的事你最好别插手,我不想更多人卷进来。”我直视沈天瞳的眼睛,不亢不卑的说道。 没错,我家是农村的,养父母都是农民,没你们权势,那又如何?被欺负了,照样站起来反抗他们,冯炎的兄弟多怎么了,难道会一直跟着他,总会有落单的时候。 沈天瞳不屑的冷哼一声道:“静颖这么相信你,我也相信你一次,但是,如果她再度受伤,别说他们不放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至于她父母那边,我会通知他们的,不过这件事希望你能早点给静颖一个交代。 沈天瞳说完,就带着几个兄弟离开了医院,我一个人坐在床边上等着,凌晨四点多静颖醒了过来,看着她初醒的睡颜,一时间竟然有些哽咽。 “肚子饿了……”静颖怔怔的看着我,一脸天真无辜的说道。 “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我赶紧问道,想吃是好事,至少没啥大的问题。 “香菇鸡肉粥吧,可以么?”静颖见我的模样,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问题,你稍等一会,对了,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就叫护士,我去去就回。”我有些莫名激动的答应道,并且给她盖好被子,马上跑出去找食材。 四点多食材还是容易找到的,菜市场很多店面都开门了,我麻利的将食材买了回来,下锅之后,把电饭锅直接拿到医院里煮,这样可以陪着静颖,免得她觉得孤独。 静颖看上去有些开心,一个劲的问我怎么这么会做饭,以后一定要教教她。其实我们那边农村人多少都会一点,因为穷。 静颖吃了两碗,吐了吐舌头看着我道:“是不是觉得我特能吃啊!” 我笑道:“你喜欢我天天做给你吃!赶紧在休息一会,你身体还没恢复彻底!” 静颖听话的眯上双眼,不一会传出平稳的呼吸声。 天还没亮,沈天瞳就跑了过来,接走了静颖,这也是我想看到的结果,毕竟在跟在我身边又不知道会遇见什么。 回去还是不能和冯炎冲突,现在我还是太弱小了,正面冲突只会对我更加不利。 罗安和邹轩一早就在校门口等我,还是比较担心我遭黑手,一夜没睡的我,也没心思解释太多,静颖被打事件,等我休息好了在说。 回到教室,静颖并没有来,冯炎坐在后面,像是一个没事人一般,假装看着书。 一见到冯炎,本来瞌睡的我立马精神百倍,另外静颖迟迟不来,让我有些烦躁。 电话打给沈天瞳一直没人接,根本不知道静颖的现状,我平生第一次认真的听课做笔记,并且尽可能将字写的端正美观,因为到时静颖需要做笔记,这样她就不需要再去找别的同学借了。 直到下午,静颖才在沈天瞳的陪伴下来到了学校,一切如旧,要不是她脑袋上的绷带我还以为啥事都没发生呢,不过一切还是发生了。 静颖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我有些内疚的将做好的笔记交给她,静颖一脸的惊讶和兴奋,让我心中也稍稍有些宽慰,少了些罪孽感。 我回头看了冯炎一眼,他正坐在座位上耀武扬威的看着我,并且对着静颖作出令人恶心的动作,我看着静颖认真的模样,突然回头朝着冯炎一笑,然后有继续作者笔记! 冯炎被我的一笑弄的有点懵,不过想来他也猜不到,一顿暴打正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