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一看就湿的文章sm宝贝自己一颗一颗挤出来

我的脑海灵光一闪,从桌上取了一根银针刺在她的穴道上,对潘静说:“先照顾她一下,我去找春桃!” 我跑出去找春桃,突然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可到底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一时又想不起来。 远远听到春桃的嚎叫,十分的凄厉。 https://www.w-guardlock.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028.jpg 我循声冲了过去,之间她趴在地上,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仰天长啸,像一匹发狂的母狼。 几个村民手里拿着木棍对着她,防止她突然袭击。 地上稀稀拉拉的有些许血迹,再看春桃的嘴角也挂着血,想来是已经伤人了。 我冲过去,问:“她怎么了?魏四爷呢?” 村长魏有德说:“找人去叫魏四爷了,到现在都没来。小宝,你快看看这是怎么了?春桃突然就这样了,咬伤了三个人,这……这……春杏呢?” 我这样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端倪,要想了解其中的问题,必须接触到春桃才行。 可看她的样子,肯定是不会轻易的让我得逞。 这个时候,我看兰花跟一个人跑过来。 我连忙迎过去,问:“四爷呢?” 兰花的脸色很差,小声说:“看来这个老混蛋还是下手了。小宝,也许……也许下一个就是我。我好怕!” 我心里灵光一闪,说:“我有办法了!”抓着她的手腕,想探知一下她的情况。 神奇的一幕又出现了。 先是老人那本书的第一页,然后一缕青丝开始延伸,牵引着我进入到兰花的手腕。 我突然感觉到兰花有些害怕,似乎在隐隐的抗拒着我这丝神奇的力量。 “小宝,快……”春杏一把将我揪了过去,大喊着:“你快救救春桃!” 我看银针还在她的身上,顺手拔下来,冲进人群。 春桃早已经不认识我了,看我接近,朝我扑了过来。就在她的牙齿快要接触到我的血肉时,我将银针刺进她的黑甜穴。 她跃起的身子摔落到地上。 春杏冲过来,我连忙挡住她,说:“别碰她!” 我抓过春桃的手腕,屏气凝神,希望能找出问题的关键。 这个时候,兰花凑过来,轻轻的碰了我一下,关切的说:“小心点!” 虽然不知道她的关心是出于真心,还是怕我出事了她就无法解毒了,我还是朝她笑了笑,说:“没事!你们都离得远一点。” 过了一会儿,我额头上渗出汗来,心里更是沮丧不已。 不知道为什么,那神奇的力量竟然无法用在春桃身上,自然也不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良久,我怕她突然醒过来再发狂,只好对魏有德说:“村长,先把春桃……先把她关起来吧!我去找四爷。” 兰花跟在我的身后,转了个弯,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她面色慌张的说:“你别去找他。这事肯定是他做的,你去找他也没用。小宝,我怕他……怕他会把我们全村的人都弄成这样,到时候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我疑惑的问:“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我也说不上,也许这就是他的野心!小宝,晚上你去山洞等我,我……我想趁没有发狂成为你的女人。”说到最后,声若蚊蚋,可在我听来,却是如雷震耳。 我双手扶住她的肩膀,轻轻的捏了一下,坚定的说:“我不会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的。要是你不想回去,就等着我,我去找他。” 兰花哭着摇头,说:“我要跟你一起。就是死……” 我心下感动,说:“别傻!不会有事的。” 她轻轻的点头。 到了魏四爷的家,发现他不在。 我望着兰花。她也摇摇头。 真没想到事情突然间变的如此复杂。我对她说:“你在家等,我出去找找。” 顺着村口的路,我一直找了下去,快到隐藏着山洞的那个山坳里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一个人正在山坳里徘徊,正是魏四爷。 他的步履有些蹒跚,跌跌撞撞的,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不时的看着,然后抬头环顾四周。 终于,他似有发现,来到山洞的入口处,轻轻的拨开茅草。 等他进了山洞,我掩身跟了过去,只听里面有人说:“你找到了也没用,这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听声音,这个人竟然是……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人。 魏四爷的声音悲凉而苍老,说:“我也没想怎么样,在有生之年,能找到这里,无憾了!” 不,不对,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我的头又开始有些痛,思维也模糊起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发现我,趁着勉强还能控制自己的行动,我迅速的冲出山坳,颓废的倒在山梁上。 一定是出问题了。我艰难的翻身趴着,凝望着下面的山坳。 过了很久,魏四爷从山洞里出来,步履不再像刚才那么艰难,看起来轻松了很多。 可是,另一个人始终没有出来。 等我恢复了气力,下山回村。 到村长家,我看到魏四爷正在给春桃扎针。 他看了我一眼,微微的叹了口气。 我凑过去,问:“四爷,春桃这是怎么了?”虽然明知道是这个老家伙搞的鬼,可我还是要问。 不问,会让他疑心的。 他摇摇头,说:“小宝,回去吧!” 我惊愕的望着他,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四爷收了银针,长长吐了口气,背起药箱往外走。 我跟在他身后,他失神的扭头对我说:“走,越远越好!” “四……” 他拦住我,一声不吭的走了。 我莫名其妙的望着他的背影,茫然不知所措。 回到家里,爹正在刻石头,看我进来,说:“小宝,四爷今天说让我帮他打块石碑。哎,以前你拜他为师的时候说过要给他免费打一块,来,不管怎么样,你也动动手,算是尽心了。” 我结果锤头和凿子,小心翼翼的凿了几下,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抽烟的爹,问:“四爷什么时候来的?” 爹浑身颤了一下,继而平静的说:“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了吧!” 他在说谎! “小宝,在家么?”问话的是村里的流氓人物黄永利。 以前爹跟他有点不对付,两家都不走动,一直到我跟了魏四爷,他和她媳妇张彩云见了我才勉强的说句话。 爹的脸冷冷的。 我放下手里的活计,问:“有事?” 黄永利叹了口气,说:“小宝,你嫂子上梁子上砍树,不小心摔了一觉,可能是伤了骨头,你快帮她去看看。” 我望着爹,看他没说话,便点点头,说:“走!她在哪儿?” 黄永利指着后山说:“在梁子上。开始我想背她回来的,可不让碰,一碰就痛的要命。” 我进屋拿了药箱,跟着他过去。 到了地方,我差点笑出声来。只见张彩云正撅在那里,p股高高的翘着,双手放在头下面枕着,像是在等待着做那事一般。 为了避免黄永利看出问题,我故作惊讶的问:“这是怎么伤的?哥,你当时在干什么?” 黄永利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对自己的媳妇也不怎么上心,流里流气的说:“小宝,你可别多想。就她这样的,犯不着跑山上来折腾。” 我瞪了他一眼,说:“是你多想了!” 来到张彩云身边,看她丰腴的圆臀以为夸张的翘着而将裤子撑的紧绷着,勒出了一道亮丽的痕迹。 这两口子平时爱欺负人,在村里的名声不好。 我想趁机可以整治一下张彩云。打开药箱,我皱了皱眉头,说:“哥,坏事,我的银针忘记拿了,应该放在家里桌子的抽屉里,麻烦你跑一趟,我先给嫂子把脉。” 黄永利不疑有他,爽快的答应,转身下山。 等他走远,我对张彩云说:“嫂子,肯定是骨头错位了,所以一碰痛的要命。治倒是很好治,不过……” 张彩云这样趴着不怎么痛,问:“怎么了?” “这要动骨头的,而且这地方有点……我是故意把大哥支走的,这就给你治,回去了你也别说。” 张彩云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说:“兄弟,你就别顾忌啥了,你看看,嫂子这……这不说痛,羞也羞死了。你尽管治,只要给嫂子弄好了,我肯定什么都不说。不是说病者不避医嘛。” 我郑重的点点头,说:“那好!” 取了酒精棉搓手消毒,然后又搓了一会儿,慢慢的放在她的腰上。 因为她一直处于撅着的姿势,衣服上下拉起,露着雪白的腰。我轻轻的抚摸着,查找着错位的关节。 这一次,我很清醒。不过她伤的的确不是个地方,不得不一直往下。 在我的手快要到她尾椎时,她羞红了脸,说:“可别再往下了。” 看着她的表情,我叹了口气,说:“嫂子,虽然是伤在这里,可我不往下的话,怎么也用不上力道,就不能把错位的骨头扶正。” “那……那要怎么办?” 我的手并没有离开她的身体,说:“这个一下就好,不过……到这个时候,你也就别计较了。听我的。” 她没犹豫,点点头。 我环抱着她的腰,一手放在她的腿间,说:“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突然间,我食指大动,放在腿间的手轻轻的蹭了蹭。 “你个熊孩子,干什么呢?”她竟然感觉到了。 我连忙说:“我得找个合适的位置啊!你就别那么多意见了,这好在是我,要是魏四爷,说不得摸半天才能找到。” 张彩云竟然同意了我的说法:“这个倒是真的,他老眼昏花的,肯定折腾死人。啊……老娘捶死你!”她跳起来,举拳要打,不过瞬间惊醒过来,高兴的说:“哎呦,你这手法可真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师了,以后咱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可有福气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刚好就口无遮拦,真应该再多摸她一会儿。 远远看着黄永利正爬山往这边走,我对张彩云说:“嫂子,刚才我可跟大哥说要用银针的,你就这么好了,他怀疑怎么办?虽然以前我们两家不怎么走动,可我也知道他下手可没个轻重。” 张彩云也害怕,慢慢的趴到我身边,说:“那你给我扎几针,装装样子呗。” 我笑了笑,说:“原来嫂子是个聪明人啊!” “那还用你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坏小子是怎么想的,想做什么就做,用不着拐弯抹角的。” “我就想好好给你治病!” “谁信啊!刚才抱着我的时候……哼,别说刚才,现在看看你那里,还不是在不老实。” 我这才发现,自己的确很不老实,连忙往后撅了一下,摆正维持藏好。 黄永利过来把银针递给我,说:“辛苦你了,兄弟!” 我装模作样的给张彩云扎上了针,说:“嫂子,你忍着点!”一手拉着她的胳膊,一手推在她的腰上轻轻的揉着,过了一会儿惊叫:“有狼!” 他们两个同时扭头,我猛的一推张彩云,她“啊”的叫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骂道:“魏宝,你混蛋,你……哎呦,不痛了,好了!” 她演得很像。 我从药箱里拿出一瓶活血化瘀的药水,递给黄永利,说:“嫂子这是伤了骨头,这段时间别让她干活,这个每天擦几次,要把药水揉进去。” 黄永利没接,问:“多少钱?” “给十五吧!” “药就算了吧!回去让她养着就行了。” “黄永利,你是个男人不是?你他妈天天出去赌就有钱了,给老娘治病的钱都不舍得给是不是?” 黄永利没说话,到她身边就是一个大嘴巴,骂说:“还反了你了!”气呼呼的走了。 张彩云抱着脸大哭,直到他走远了才破口大骂。 等她哭够了,凑到我身边,说:“小宝兄弟,嫂子身上也没钱。你看这样行不行?刚才你在嫂子身上可没少使劲儿,嫂子也是个苦命的人,自然不怪你。要是你真心怕嫂子留下毛病,以后你去给嫂子擦,这钱就别要了。刚才的事,嫂子可是一个字都没提,否则的话,就他的脾气,肯定跟你急。” 我瞪了她一眼,心想:真是一丘之貉! “行!”我心里有气,却并不表现出来,说:“你过来,我帮你把针取出来。” 她怕我再提钱的事,乖乖的过来趴在我身边。 既然不想给钱,那就在别的方面付出一些吧。我的手再一次放在她的腰间,却并没有马上给她取出银针,而是穿过她的裤带摸了下去。 她轻轻的抖动了一下,问:“干什么?” 我正色说:“刚才又推了你一下,看看骨头有没有再松动。这可是大事。” 她撇着嘴说:“你就是故意的!” 我当然是故意的,而且现在要更加故意。手指开始在期间滑动,为了避免她阻止,自然要扯开些话题:“嫂子,他怎么说打你就打,一点都不顾念夫妻感情啊?” “顾念什么啊……啊!你轻点!他就是个混蛋!你也是,不过还算是个知道疼人的混蛋,轻点!”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感觉她整个人都要酥了,这才抽出手来,把银针取出来。 张彩云的脸红彤彤的,瘫软在地上,说:“真没想到,竟然让你个家伙……” 我笑了笑,说:“我会经常帮你上药的。” “我等你!” “行,你先回吧!” “那在这里干什么?不会是要自己解决吧?那不如……” 我连忙拦住她,说:“别胡说。正好到山上了,我去采几味药。” 她抖了抖身上,胸前跳动了几下,让人眼热。她也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笑了笑,说:“没想到你还真是个老实孩子。行了,我走了,记得过来给我上药。” 等她下山,我背着药箱去了那个山坳,先贴近听了听,这才钻了进去。 这里面肯定有秘密,巨大的秘密,否则魏四爷不会花近乎一生的时间找这个山洞,而他……而他也不会瞒我那么多事。 莫名的心疼,到底是什么事让那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他背地里竟隐藏着那么多蝇营狗苟? 突然,我看到了一样东西,吓得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