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老师夹得我好紧 亲吻 脱内衣的视频

孟长生回了院子,心里其实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平静。 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掌,慢慢捏紧。 这就是力量! https://www.w-guardlock.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023.jpg 还不够! “呼!” 深深吐了口气,平复了心情,开始练起了拳法。 “砰砰砰” 粗暴的砸门声传来,孟长生皱眉停了下来,过去打开门,却是叉着腰的李月萌和面色不善的杨清薇。 看着气势汹汹,一副兴师问罪架势的二女,孟长生有些头痛,决定快刀斩乱麻。 “三句话!” “第一句!我是自那日昏迷,醒来后痛定思痛,决定做出些改变来!” “第二句!我很感激两位姐姐的关心,只可惜,两位姐姐太小看我了。” “第三句!道不同不相为谋!两位姐姐请回!” 看着冷漠的孟长生,二女眼神一缩,想起他方才在是非台上的霸道,心里竟然有些畏惧。 “你吼什么吼?” 李月萌眼眶有些红了,眼睛湿润起来,杨清薇咬着下唇,倔强的一言不发。 “我……”孟长生不知道说些什么,叹了口气,何必和两个小女孩较劲?拒人千里的气质突然一泄,转身进了院子,饱含无奈的声音出口。 “两位姐姐,请进来吧。” “谁是你姐姐?不要脸。” 李月萌脸色微红,一声娇斥。 其实孟长生叫二女姐姐也没错,他和杨清薇其实早就认识,都是惠风镇的人,杨清薇年纪比他要大上岁许,小时候还一起玩耍过几次,只是大了走动少了。 说起来杨清薇家还对他有恩,杨清薇的父亲,正是施法救醒孟长生的杨忠魏! 二女进了院子,李月萌左看右望,啧啧称赞:“不错啊,孟长生!这种独院一年得不少钱吧?看不出来,你家底蛮丰厚的。” 三人在院子里喝了些茶,闲聊了几句,李月萌提议去逛街,孟长生拒绝不过,只得跟随前往。 三人走在路上,学府中不时有人对着孟长生指指点点,都是看过是非台比试的人。 “你如今倒是威风了!” 李月萌嘴一撇,想起这事就有些恼火。 “这算什么威风?区区薄名而已。” 孟长生摇摇头,这倒是他心中的实话,与长生大道比起来,这些算得了什么? “哼!虚伪!” 杨清薇冷哼一声,总是忍不住想针对孟长生。 孟长生苦笑,理智的没有接话,低下头装作没有听见。 三人到了街上,吃点小吃,逛逛摊位,倒也有情有趣。 路过了一座楼前时,李月萌突然眼珠一转,眼里闪过狡黠,一拉杨清薇,娇声开口道:“清薇,我们进去买些东西。” 孟长生抬头看去,面前这座楼恢宏大气,左右两侧龙飞凤舞刻着些大字。 吾有万宝,汝可来易! 童叟无欺,有求必应! 楼名“万宝楼”! 此楼可不简单,传闻有着皇室背景,天罡帝国三十六府,每一府内都有着分楼,经营销售各种天材地宝,秘籍神兵。 眼见二女已经走了进去,孟长生也想见识一下,连忙跟了上去。 万宝楼共有七层,成宝塔形状,乃天江府内最高的建筑,内里更是豪华,金碧辉煌,地板光可鉴人。 孟长生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比起地球动辄数十上百层的高楼大厦,万宝楼根本算不得什么。 “三位是一起的吗?” 一名可人的少女走上前来,乃是楼内负责接待的侍女,名叫婉儿。 “不错。今日我们陪孟公子来买东西,把你们楼内最贵的东西拿来看看!”李月萌嘻嘻一笑,一指孟长生。 糟糕!这小妞要坑我! 孟长生一愣,正要走出去,侍女婉儿已经无比热情的上来拉住他,往楼上走去。 孟长生被半拉半拽的上了楼,心里暗暗叫苦,他身上带了十两黄金,对于一般人已经算巨额财富了,可在这万宝楼中,莫说最贵的,最便宜的都不见得买得起! 李月萌在后边笑嘻嘻的跟上,杨清薇莞尔一笑,也没有阻止,左右不过是个玩笑,买不起最多丢些面子,她也乐得看到孟长生尴尬吃瘪。 “孟公子,这是我万宝楼的珍品,淬骨丹!淬炼体魄,磨练骨骼,可助公子短时间内踏入金刚境!” 孟长生看着婉儿手中黄澄澄的丹药,摇了摇头,“我已到了金刚境,用不到了。” 婉儿眼神一亮,更加热情,不由分说拉着孟长生上了三楼。 “孟公子,请看!”,婉儿小心翼翼的从中间柜台拿出一个玉盒,里面放着一颗银光熠熠的丹药。 “此丹名为银月丸!此丸神异,乃是以异兽银月狐的血液为主药,再辅以数百种益气补血的珍贵药材,经药道大师炼制而成,可充盈气血,强化肉身,用来突破第二境最是有帮助!” 突破第二境! 孟长生神色一动,本来,他打定主意,不管婉儿怎么介绍,一律说不满意,此刻却真的有点意动了。 “这丹药怎么卖?” 见孟长生心动了,婉儿欣喜一笑,伸出三个手指道:“不贵,只需三百两黄金。” “嘶” 孟长生倒抽一口凉气,哪怕已经做好买不起的心理准备,也万万想不到竟然这么贵! 天罡帝国,货币以金银为主,十两银子就足够普通三口之家生活一年的开销,三百两黄金,就相当于三千两银子!简直是一笔巨款! 孟家财力不弱,一年收入也不过近两千两黄金,这小小一枚丹药,就要用去近两个月的收入? 婉儿见孟长生变脸,收敛了笑容,脸上的热情也淡了一些,“孟公子,莫非是嫌有些贵了?” 不是有些,而是太贵了! 孟长生摇了摇头,没有明说。 婉儿心里鄙夷,这枚银月丸虽然也不错,在她们万宝楼里倒还排不上号,这就嫌贵了,方才还说要最贵的呢! “咯咯咯” 李月萌在旁边笑得花枝乱颤,杨清薇无眼里也有着笑意。 “孟公子,你家可是惠风镇首富啊!小小丹药,算得了什么。买了吧?” 杨清薇突然开口,神色认真无比。 首富? 婉儿笑容再次灿烂起来,直接将银月丸放到孟长生手里,“孟公子请看,此丹……” 李月萌呆了刹那,捂着肚子大笑,根本顾不得什么女儿家的风范。 实在是杨清薇平时高贵冷艳,谁知如今捉弄起人来,一点也不含糊,真是焉坏! 孟长生连连咳嗽,掩饰尴尬。 “是月萌妹妹吗?” 几名年轻男女从楼上下来,其中一名女子有些不确定的出声叫道,引得几人回头,倒是无意间帮孟长生解了围。 “茹姐姐!” 李月萌一愣,惊喜出声,一脸欣喜的走了过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女子看上去二十上下,面容姣好,身材婀娜,不同于杨清薇的清冷、李月萌的甜美,有种成熟美。 “昨日才回来的。” 女子名叫李茹,是李月萌的表姐,青云学府的中阶弟子,外出游历已经一年有余了。 李茹身边还站着两男一女,都是青云学府的。 两名男子是天江府的世家子弟,一人叫宋钟飞,一人叫杨忠,女子则是青羊镇人,叫张婷。 宋钟飞看到李月萌和杨清薇眼睛一亮,“两位是……” 宋钟飞礼貌的朝着李月萌二女一笑,看向了李茹,示意她介绍一番。 李茹心里一惊,宋钟飞什么德行他清楚得很,可是却又不敢得罪,心里暗叹,看来只能保李月萌了,至于杨清薇……怕是跑不掉了! “这是我的表妹,李月萌,李少发的亲妹妹!” “李少发!” 宋钟飞脸色一变,天江府年轻一辈,谁不知道此人?在青云学府中,凶蛮霸道,一双铁拳不知道揍过多少世家大族子弟,两年前被招入帝国军队后凶焰更胜,隐隐有天江府年轻第一人的气象! “原来是李兄的妹妹!在下宋钟飞,天江府宋家子弟。” 宋钟飞连忙见礼,另外两人也不敢怠慢,态度比起宋钟飞还要恭敬。 “那这位是……” 宋钟飞看向杨清薇,不甘心的再次问道。 “这位是月萌的好朋友,杨清薇,惠风镇人。” 杨清薇和李月萌交好,李茹自然是认识的。 宋钟飞见李茹没有说其他的,心中暗喜,看来这杨清薇没有大背景! “清薇妹妹,我很喜欢你,能否交个朋友?” 宋钟飞直截了当的开口,身为宋家子弟,面对区区惠风小镇的人,自是不需要遮遮掩掩。 杨清薇脸色一冷,宋钟飞这般言语,可以说是十分的孟浪,是对她的不尊重!被有心人传出去,就是她放荡妖冶,名声彻底坏了! 孟长生心思通透,哪里不明白其中的道道,心里冷笑,且不说杨清薇家对他有恩,便是杨清薇三番两次的维护,他就不能袖手旁观。 “你是哪里冒出来的?你家里人教过你礼义廉耻没有?懂不懂什么叫畜生?” 孟长生踏前一步,挡在杨清薇面前。 “你是谁?” 宋钟飞似是没想到孟长生敢这么和他说话,上下打量了他两眼。 孟长生想了想,似乎真的在考虑自己是谁,片刻后,才开口道:“我是你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