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无比诱人的地方全都露了出来 简直是肤如凝脂 坐他头上让他口

和爷爷聊了一下那个可能随时会诈尸的老祖宗,左天心情大好的把桌子上的饭菜吃了个便。 “小天,你高考过了,也没事了,明天和我一起去雾隐山,咱们看看能不能再找点壮阳药,最近的几株三阳草快用完了。” https://www.w-guardlock.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022.jpg 不得不说,左佑这个爷爷还真是很明智,虽然卖春药有点不耻,但是整个雾隐镇还就数他家最富裕了,一年收入上百万完全不成问题,不过也并不是每天都有那个收入,那要靠左佑炼出来多少药了。 “行,不就是找几颗灵草么,咱们明天争取多找几株,多做点春药,还不是财源滚滚来!” 左天说着,心里就是美滋滋的,一株三阳草在山上可能不值一分钱,但是要是做成了春药,那就是几万块的收入。 “嗯,雾隐山多灵药,咱们要是能找到比三阳草更好的六阳草,甚至九阳草,那就真的发了。”左佑憧憬道。 左天顿时一阵鄙视,估计真的找到了六阳草甚至九阳草,你也不会拿出来做药了,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也要自己留着不是。 “小兔崽子,快睡觉去,顺便把大黄喂喂,还指望它找灵药呢?”左老爷子道,说着把一盘基本没有动过的整鸡端走了。 “日,也不给我留点,我拿什么喂大黄!”左天鄙视道,接着看着只剩下小半盆的红烧肉,不由分说的端到了后院。 “大黄,大黄,我来了!”左天大喊道,一手敲着盆,声音啪啪的,很有节奏。 嗖的一声,突然一个一米高的黄色狼犬从围栏后面跃了出来,直接把左天手里的红烧肉连盆都抢走了。 “大黄,你又调皮了!”左天不满道。 “汪~汪~汪”大黄直接吼叫了起来,接着叼了一块红烧肉吃了起来。 “靠,你说什么,老爷子一天没有喂你了?”左天吼道,“这老东西真是造业,不但断我的伙食,还断你的,还有没有天理了。” “汪~汪~汪”大黄又吠了起来,接着几个跳跃,很是人性化的点了点头,于是接下来一人一犬开始大骂了起来。 直到半个小时过去,大黄进餐完毕,左天已经骂的口干舌燥了。 “大黄,你这皮真好,估计比狐狸皮还值钱!”左天一边抚着大黄,一边道。 大黄听到这话,一个颤抖,直接远远的避开了左天,眼中还雾蒙蒙的,真的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条犬。 “大黄,你怎么了,我只说你皮毛好,没什么歪心思的。”左天急忙道。 听带左天的话,大黄跳着滚到了左天的腿边,不时的还用尾巴挠着左天的鼻子,舌头还不是的舔着左天的手。 “好了,该睡觉去了!”左天扭了扭脖子,可是一看,大黄咬着他的裤子,怎么都不要他走。 “大黄乖,我要走了,你也睡吧,以后我一定会给你找群纯情小母狗,保证你享尽艳福。”左天使出了杀手锏。 听到这话,大黄果然立即松开了口,接着闪到了一边去,看着左天更是一阵可怜兮兮的,仿佛在说:老大,你可别忘了,这都是第九千次了。 左天嘿嘿一笑,迅速的离开了后院,心里忍不住一阵笑意,大黄,哥都养了你十几年了,还不知道你想的啥? 不错,大黄确实在左家生活了十二年,这对一只狗来说绝对是不可思议的,左天现在还记得他六岁和爷爷一起进雾隐山捡到大黄的情景,当时爷爷死活不让左天收养大黄,说山里不可能有狗,可能是什么妖怪变得,但最后拗不过左天,大黄还是被左天收养了。 不过大黄可能是应了老爷子的话,他确实有点妖孽。刚一岁大的时候,已经把周边的群狗咬的从此不敢靠近左家的古居;到了三岁的时候,更是在雾隐山上战过一头野狼;到了五岁,竟然咬死了一头黑熊;九岁的时候,却是突然出现了天赋,那就是对灵药特别的敏感,它找到的人参灵芝不知道有多少了。 以至到了现在,左老爷字也不自己找药了,直接带上大黄就一切ok了,所以近三年的春药生意更是翻了几番。而大黄更是定格在了三岁大时的模样,一点都不显老态。 “我爱洗澡,身体好好!”左天先是洗了澡,接着跑到了二楼的小房间,直接扎进了被窝中。 “呼~呼~呼” 左天很快的睡着了,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而一床被子更是被他踢到了一边。 深夜。 “小娃娃,别睡了,老夫总算找到你了!” 睡梦之中的左天突然听到了一阵老人的声音,这声音像是响在他的脑海深处。 “谁,谁啊!” “别装鬼吓我,我胆子很大的,而且我还是处男,百无禁忌!” 左天强装镇定,心里却是战战兢兢。 “瞎嚷嚷什么,见到老祖宗,你应该高兴才是!”声音继续传来,接着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你谁啊,还老祖宗,难道托梦给我不成?”左天不信道,他看着这个人影,其实就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束着头发,鹤发童颜,像是一个游方郎中一般。 “托梦?”人影动了动,“咦,你小子还真聪明,虽然这不是托梦,但是和托梦还是很像的,这不过是我留下的神识印记而已。” 左天听到这话,顿时傻了,神识印记,这老头是修真小说看多了不成,怎么不说是灵魂烙印。 “那个…灵魂烙印一般是用来奴役人的。”人影淡淡道,“神识印记可以用来传承,留影等等。”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左天一愣,“读心术,不对,难道你说的都是真的,神识印记,我的天啊,你是谁?” 左天大惊失色。 “这是在你的灵魂识海之内,我心思一动,自然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到了现在你还没有猜出来我是谁,也真是够蠢得。”人影撇了撇嘴,露出了一丝邪笑。 “你是谁我怎么知道。”左天随口道,接着一晃,“不对,不对,老祖宗,还神识印记,你…你是左慈!” “我的天啊,你是左慈,那个传说中成仙的老祖宗!” 左天顿时吓得魂不附体了,他总算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过来。 “嗯,还算你小子没有蠢到家!”左慈淡淡道,“不过想来有灵根的人,怎么会蠢笨呢?” “灵根?”左天疑惑。 “不错,想得到我的传承,必须是身怀灵根的人,可是谁知道我左慈的后辈子孙如此不济,这都过去了快两千年了,才出现了一个身怀灵根的人。”左慈解释道。 “那个人就是我,是吧?”左天有点不敢置信,难道这么幸福的事情落到他的头上了。 “嗯,我的神识一直附着在乾坤戒上,后辈子孙一代接着一代,可是没有一个身怀灵根的,我眼看自己的传承要断绝了,没想到总算等到了你。” 左天顿时明白了,乾坤戒应该就是那个雕刻着乌龙的乌黑戒指,而他今天刚成为这戒指的主人,晚上就出现了这事情,也正吻合。 “老祖宗,你想传承给我点什么?”左天来了兴趣,心里更是期待不已,看来老祖宗成仙了不是假的,想想一个仙人的传承能是开玩笑的么。 “小东西,期待了吧!”左慈笑道,“老祖宗我学的东西比较多,不过传承给你的主要有三样,一是我最精通的炼丹之术,二是我最诡异的修炼之法,三是我研究最深的房中术。” 炼丹之术! 修炼之法! 房中术! 左天头大了,前两样还好理解,可老祖宗竟然把房中术也作为传承之一,这是开玩笑么,他不由得想起来史书记载:左慈通五经,习炼丹,晓房中术。 “好了,小子,你叫左天是吧,别磨叽了,快点接受我的传承吧!”左慈催促道,“以后别忘了用老祖宗我的本事,做出一番大事业,尤其是我最有研究的房中术,一直不得施展,你要好好发挥。” “老祖宗,你不会是只研究吧?”左天忍不住问道,听左慈口气之中的遗憾,像是极度后悔一辈。 “啰嗦什么,我这就给你神识灌顶,然后你就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了。”左慈脸色不悦,显然是被说中了痛楚。 左慈说完,不等左天有什么准备,人影已经扎进了左天的脑海深处,而左天立即疼的翻滚了起来。 “疼,好疼!” “老祖宗,您轻点,要怜惜我啊!” ………… 整整一个小时,传承总算结束了。 “好了,传承完了,等你回到现实世界,立即把乾坤戒认主了,里面我放有你修炼所需的所有丹药以及我留下的灵宝九龙鼎。” “另外,我的修炼之法《太上丹诀》比较怪异,按照我的要求,别急于求成,要知道别人成仙最起码也需要几百年,就是彭祖那个八百年的人妖都没有成仙,你更不要心急,循序渐进,百年之内成仙还是有望的。” 左天小鸡啄米般的点了点头,恨不得立即醒来,他现在被脑子里的传承吸引的像是失了魂。 “对了,最后还有一条,我开创了丹鼎派,没成仙的时候收了一个叫葛玄的弟子,不知道他的后人还在不在,等你有所成就的时候,能帮就帮下,知道呢?” “知道了,老祖宗,你快走吧!”左天急忙催促道,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小畜生,真是过河就拆桥,要是你来了仙界,看老祖宗怎么教训你。”人影说完,已经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