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鹰手速gif回顾神之手,加藤鹰26年工作生涯

“什么?年轻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家都露出狐疑之色。 “不是什么大毛病,我能治疗!”钟文涛淡淡道。 “年轻人,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啊。” https://www.w-guardlock.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021.jpg “大医院的教授都说没治了,你一个年轻人说能治?” “我看是吹牛吧。” 周围的老大爷们都不相信钟文涛说的话。 “赵五爷,你的腿脚肌肉之所以萎缩,是因为脚上的几个大穴阻塞。人体周身约有52个单穴,309个双穴,50个经外奇穴,共720个穴位。十二经常脉合于十二时辰: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各穴位合于周天位置,以统帅全身之机枢。”钟文涛左手放于胸前,右手扬起,宛然如一个大师在做讲道。 周围的人不由得一脸惊愕,这小子好像还真有点本事。 “如果要害穴受伤,气滞血淤,人体就会失去局部或整体的活动机能,甚至死亡。我只需要将赵五爷的经脉疏通,他的腿自然就可以活动了。”钟文涛将病理淡淡讲述出来。 赵五爷觉得钟文涛的话有几分道理,再者自己的腿脚已经失去知觉,被针插几下也没有什么关系,他很大方地将裤腿给拉了起来:“小兄弟,那麻烦你就给我针灸针灸吧。” 一双清瘦枯萎的腿显露在面前,瘦巴巴,干瘪瘪,已经完全没了生气,就像两根干木棍一样。 钟文涛的手轻轻捏着银针,将银针插入赵五爷腿上的‘足三里’,‘上巨虚’,‘下巨虚’,‘三阴交’各重要穴道。同时,他将一道淡淡的真气从银针的尾部灌入。 银针身上发出淡淡红色光芒,随即穴道处的肌肉也跟着轻微颤抖。 “你们看,银针在动呢。” “不但银针在动,连皮肉也在动。” “啊,针扎的地方出红色的点点了。” 老大爷们,都发出惊叫声,好像看到了什么奇观一样。 作为当事人的赵五爷则更加惊讶,他在想,皮肉上出来红点,不知道对他的腿有没有影响。 “啊,痛!”赵五爷突然张口喊叫一声。 旁边的老头担心赵五爷会出事,都连忙喊道:“年轻人快拔了你的那些银针吧,赵五爷好像很痛苦。” 谁知赵五爷却摆手道:“慢着,等等,好舒服……不止有点小痛,还有点麻麻胀胀的感觉。” “啊?老赵,你的腿有感觉了啊?” “哟,好麻,好麻,我有点受不住了。”赵五爷的腿不由得开始微微颤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好像很享受又好像很痛苦。 钟文涛一把按住了赵五爷的颤抖的腿,连忙说道:“经脉正在疏通,您得咬牙坚持,不然就没有效果了!” “嗯,小兄弟,我听你的!”赵五爷此刻对钟文涛有了信心。 他那双几年没知觉的腿,今天在钟文涛的针灸下,终于有感觉了,他的心里有了一丝丝的兴奋。 过了有十五分钟后,钟文涛才将插在赵五爷腿上重要穴道处的银针给拔出。 银针一出,赵五爷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可憋死我了!” 说完,他突然站了起来,还用力地甩动了下腿。 他的动作,让周围的人震惊无比,一个个满脸惊愕:“老赵,你能走路了!” “什么?”赵五爷这才发觉自己的腿可以动了,惊变间,他自己被吓得突然跌倒在地。 钟文涛立刻喊道:“赵爷爷,你的腿已经好了,别怕,你勇敢地站起来吧。” 这赵五爷巴住旁边的轮椅,试着站了起来,最终发现自己并没有跌倒,腿可以用力。他又试着走了一步:“我能走路了!老伙伴们,我能走路了!” 喊这话时,赵五爷激动地掉下眼泪。 “年轻人,你真是神医啊!” “你是当代扁鹊公啊!” “小神医,若不是我们亲眼所见,我会相信中医针灸有这么神奇啊!” 周围的人都向钟文涛竖起大拇指,各种赞美,如蜜蜂围绕,循环不绝。 钟文涛微微笑着说道:“中医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我只是会些皮毛,就能治好赵爷爷的腿病,所以大家还是要相信咱们老祖宗留下的精粹。” “是是是,小兄弟,你说的极是!我们以前都错了,还是中医强!”大家纷纷表示赞同钟文涛的话。 “好了,各位爷爷,我得去上班了,不然老板得骂我了。你们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可以去‘慈济堂’找我。”钟文涛微笑着摆摆手,然后从公园离开。 看到钟文涛回来,周子涵满脸兴奋地迎了出来:“钟大哥,你回来了啊。” “臭小子,你刚才跑哪里晃荡去了。”周老头向钟文涛的身后扫了两眼,发现没有其他人,冷哼道:“愿赌服输,既然你没本事带病人回来,那就赶紧走吧,省得碍眼!” 钟文涛指着墙上的挂钟说道:“这不还差五分钟才到十二点吗?” “好好好……你个臭小子,我就让你在我这里赖几分钟!”周老头白了他一眼道。 “老爸,你说话别这么难听。”周子涵随即转向钟文涛,微笑着说道:“钟大哥,在你没找到住的地方前,你可以先住这里。” “喂,臭丫头,这个家到底谁做主啊!我可没钱养闲人!”一听这话,周老头的胡子都翘了起来。 慈济堂这一个月的收入本来就少,多一张嘴,就多一份开销。周老头绝对不会做吃亏的事情。 “老爸,你怎么这么冷血。”周子涵秀眉微皱,指责起她爸来。 “臭丫头,你居然说我冷血!看我不打你!”周老头气呼呼地从桌子上抓过一个鸡毛掸子,就要向周子涵身上打去。 谁知诊所门口呼涌涌地进来一群人。 周老头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手里的‘武器’笑呵呵道:“王老头,白老头,出什么事了?” 这些老头们,不由理会周老头,而是激动地向钟文涛走去:“小神医,快给我看看病,我这几天腰酸背痛。” “哎呦,小神医,我的肠胃不好,老上厕所。” “先给我看看,我先来的。” 眼前这些老头们,吵吵闹闹地将诊所都给挤爆了。 周老头一脸发懵,自己的‘慈济堂’可从来没来过这么多病人。他将钟文涛一把拉到旁边:“这都是你找来的病人?” 钟文涛微微点头:“嗯,没错!现在正好12点,我可以留下来了吧!”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周老头笑歪了嘴,这么多病人,慈济堂有救了。 “各位街坊们,你们一个个排着队,我马上给大家看病。”周老头将挂在支架上很久没穿的白大褂给披在了身上。 “周老头,我们是来找小神医的。你那医术不怎么样,你还是靠边站吧。”王老头揶揄道。 “王老头,你说什么,我医术不怎样?”周老头有些生气。 “你店里的这位小伙子的医术才是神,老赵瘫了几年的腿,被他几针给扎下去,居然就可以站着走路了!”王老头神情有些激动地指着钟文涛道。 “什么!你说他把老赵的腿给治好了?哼,就他?”周老头根本不信。 旁边其他几位老头,接着说道:“是啊,就是他!若不是我们亲眼所见,我们也不相信啊!” 就在他们说话时候,外面又走进来几个人,走在前面的正是他们嘴里说的赵老头。 赵老头在家人的陪伴下,走向钟文涛:“小神医,太感谢你了!” “谢谢你,大恩人!您的医术真是太神了!我父亲可以正常地站着走路了,这多亏了您啊!”说着,找老头的儿子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一点小心意,还请小神医收下。” 周老头眼睛一亮,笑嘻嘻地将信封给拿了过来:“呵呵,我先替我家伙计收下。” 此刻,赵家人都沉浸在喜悦之中,也就忽略了周老头那让人嫌弃的贪财嘴脸。 钟文涛却淡淡道:“你们不需要客气,我只希望大家以后多多相信中医。” “嗯,那是当然了!我们现在都特别相信!小神医,你快给我们看看病吧。”旁边的人激动道。 亲眼见到针灸术将老赵的腿给治好,他们已经从心底彻底佩服钟文涛的医术。 既然大家都这么热情,钟文涛也就不好推辞了:“好了,那我就来为大家看看吧。” 旁边的周子涵热情地为钟文涛摆了一个大桌子:“钟大哥,你这样就方便诊病了。” “谢谢你!”钟文涛点头示意。 眼前这个清纯女孩的体贴,让钟文涛的沉浸几百年的心为之一暖。 “神医,我肠胃不好,拉了三天的肚子。” “你这是胃寒虚热,平时饱一顿饿一顿,三餐也不按时。不需要针灸,我给你开个药方,你拿回去煮三碗药汤,喝上三天就好了。”钟文涛随意的一摸脉,便对病人的病情了如指掌。周围的人都露出敬佩的眼神,暗暗称奇。 一下午的时间,钟文涛就看了有二十多个病人。每个人都很满意他的诊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