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开她的嫩包让她忘不了的口爱技巧友谊新闻网

我逃也似地出了包厢,跑到水哥面前的时候还衣衫不整的样子。 水哥看到我,一脸的意外:“这么快?” https://www.w-guardlock.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422.jpg “快什么啊!你这个小兄弟是个佛系好少年吧!”还未等我搭话,这时刚才为我“服务”的女子,也跟了过来,对我嗤之以鼻。 “我靠,少华,你是不是个笨蛋啊!”水哥不由得恼火起来,“哥哥我照顾你工作辛苦又没有女朋友,让你白玩你都不玩,是不是傻瓜啊你!” 我当然明白水哥是好意,要不是我不认识娇娇,说不定就把持不住了。虽然我还没有和娇娇说过几句话,但我还是觉得如果做了这样的事情,就好像对不起娇娇一样。 水哥的足疗按摩店的确就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卖淫场所,而水哥的工作就是一个鸡头,带着这些所谓的技师四处拉客,并充当他们的保护人。 念及此出,水哥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也不再那么伟岸了。 “水哥,我并不喜欢这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对水哥说,毕竟水哥为人方面还是很讲义气的。 “不喜欢哪样?不喜欢女人吗?”水哥依旧提着声调反问我。 “不是,水哥,我有喜欢的女孩了,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情。” 想起自己内心中朝思暮想的娇娇,我如实的告诉水哥,眼神中溢满真诚。 “我去,看不出来啊?”水哥马上换上了一脸笑意,“才来多久啊,就泡上小妹妹了?” “不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还害羞了,”水哥一边嘲笑我,眼神中却充满了赞许。“什么时候带过来让我给你把把关。” “行,行。”我见水哥不再生气,心情也好起来。 “有需要帮忙的只管说出来,”水哥高兴地说道,“需要钱就说,自己兄弟不要客气,要是需要床……”水哥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指了指店,“里面的包厢随便你用那一个。” 我明白了水哥的意思,红着脸不再说话,我正想告诉女友是车间主任的侄女,忽然看到水哥一脸严肃地仰起头,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或许水哥在如我这般年纪的时候,一定也经历过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吧,或许正是关于爱情。 看着水哥陷入沉思,我没有打扰他,良久,水哥长叹了一口气,情绪显得低落,“挺好,好好干,再攒上几年钱就回家结婚,” 水哥这是在给我描绘蓝图,还是这曾经是他青春期的蓝图呢?我相信两者都有吧。 “那个,”我迟疑了一下,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那女孩的家长好像要求挺高的,未必会同意。” 水哥听了,一点也没反应,淡淡地问:“你想怎么样?” “我……”我想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不管他们如何反对,我都会努力追求。” 嗯,水哥点点头,没有说话。 “就算失败了我也不后悔。”我见水哥没有反对,得到了鼓励,滔滔不绝地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努力过,就不后悔,我可不想,过了几年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让自己后悔。” 说完,我就后悔了,我明显感到水哥眉头皱紧,好像触动了他的伤心事,就闭上嘴巴。 良久,他叹了口气说:“挺好,想法挺好。”语气总居然带着羡慕,他看我的眼睛也变了很多。 “看不出来啊,”水哥恢复了和往常一样的深情对我说,“才出来几天就长大了。好好干吧,出了什么事有水哥呢。”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来往人越来越多,水哥的声音也越来越好。我知道越是晚上他的生意越好,也就不好意思打扰他,就回去了。 我真的可以像我说的那样追到娇娇吗?她会看上我吗? 我的心情七上八下,不管怎么样,我决定尝试,不管结局如何,我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 接下来,我开始想着如何向娇娇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