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卷住花蒂,在公共汽车上我被

看到白洁的身影出现在楼上,徐主任的脸上有些焦急,连忙说道:“白助理,村里出事了,村长让您过去一趟!” 听到是有事发生了,白洁心里倒是镇定了下来,反而有些好奇。 急匆匆的下了楼,路上,徐主任就把事情给说了一遍。 https://www.w-guardlock.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421.jpg 原来有乐村和福田村毗邻,一条乐田河贯穿流过,只不过福田村在乐田河的上游,有乐村则是在下流。 今天发生的事情在以前也经常发生,福田村的村风极为的霸道,平日子也经常将乐田河上游的水拦截住不下方,这上面的水不留下来,有乐村的田地就没有办法灌溉,那今年的收成肯定也会不怎么样。 大家都是农村人,都以种田为生,这要是收成不好,直接影响到了他们的幸福程度,所以几乎每年都会发生冲突。 听到事情的来龙去脉,白洁有些无语,又有些哭笑不得,要知道这样的事情在她想来,完全就没有发生的必要。 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解决就好了。 她相信,福田村的村长肯定不会这么蛮横无理,毕竟是国家干部,肯定也接受过相应的教育。 等两人急匆匆的赶到福田村和有乐村的交界处之时,那里的田埂上已经站满了人,更有嘈杂的争吵声传出。 虽然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此时看到这样的阵仗,她心里依旧有些吃惊,粗略的看一眼,怕是有两三百号人。 有乐村的村长刘得化此时正站在人群的前方,他的脸色涨红,却又显得有些无可奈何。 “嗨,我说肥虫,这是我们福田村的事情,你们有乐村来凑什么热闹?” 对面的福田村也是黑压压的一片,只不过站在前面的是一个二十来岁,尖嘴猴腮看起来就满是凶样的男人。 看到对方竟然敢叫自己的外号,刘得化怒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忍不住大声道:“王黑子,你别欺人太甚,信不信我把派出所的叫来?” “哟,叫派出所?我说肥虫,你虽然是有乐村的村长,但我是福田村的村民,也轮不到你来管啊,再说了,我犯什么法了?凭什么抓我,大伙说对不对?” 王黑子一脸的无辜,目光却是不屑地看了一眼肥虫。 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王黑子岂能不明白对方的秉性,典型的欺软怕。 “是啊,我们王哥什么都没干,今天也是你们有乐村的来找茬,我看要抓也是抓你们才对?”一个站在王黑子后面的年轻人起哄道。 “有乐村真是欺人太甚,这条河本来就是我们福田村的,他们有什么资格说话?” “就是就是,要我说啊,这条河就应该拦了,你们有乐村自己的事情自己想办法,别来找我们福田村!” 听到对面的话语,有乐村的村民简直气炸了肺。 “我呸,这条乐田河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福田村的了?这条河难道没有流到我们有乐村吗?”有乐村人群里一个中年妇女尖着嗓子反击道。 “真是一群无赖,祖上我们两个村不是协商过了,这条河两个村子共享,怎么,难道你们想推翻以前的结论不成?”有老人也愤愤不平。 “我去你妈的王黑子,老子就不鸟你,赶紧把河水放下来,要不然我们今天就去你家过夜!” ………… 七嘴八舌,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 白洁和徐主任已经到了人群中,不过此时群情激愤,自然也没有注意到白洁的到来。 杨大柱倒是注意到了,不过对于杨大柱来说,这水流也影响他们桃园的灌溉,自然也是首要的大事。 王黑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嘿嘿一笑,目光中却闪烁着凶光,冷笑道:“都他妈给老子滚蛋,祖上的事情是那一辈的事情,你们要是不服,尽管来,不过这后果嘛,就要自负了!” 听着王黑子的话,有乐村的所有村民脸色登时一变,即便是他们的村长刘得化,脸上也有些畏惧。 要说起来,这王黑子算是福田村的村霸了,谁让他叔叔是福田村的书记,跟乡里派出所的所长又是亲戚呢。 无论是走官面上的关系还是怎么样,都奈何不了对方,此时也只能屈服了。 不过这么多人在这里,刘得化也知道顾脸面,不能认怂。 语气和缓了些许,刘得化说道:“黑子,我跟你叔叔也是老相识了,我看这样,这条河你们单独用三天,三天后把水放下来,你看行不行,把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