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 牛壮与孙晓芬全文 总裁别在餐桌上

明采臣做红酒营销业务,不需要按时上下班,甚至不需要经常回公司,只有开重要会议的时候才回,只要每月能完成任务,时间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所以这家伙可以下午睡觉,所以这家伙接到我的电话声音显得很沙哑,问我是谁,我道:“我是你爸。” 明采臣听出了我的声音:“你不是死了么?怎么又活了过来?” https://www.w-guardlock.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420.jpg “老子在阴间给你个龟儿子打电话,让你赶紧下来陪老子。” “靠,我在睡觉,你有正事赶紧说。” “我中了大奖。” “中了大奖?”明采臣顿时来了精神,声音清爽起来,“真的假的?中的什么奖品?” “一台超大的液晶电视,看球赛用正好,你家的破电视机不是刚好坏了么?要不这个液晶的就给你吧!” “你有这么好?要钱的对吧?多少?” “谈钱伤感情。” “谈感情还伤钱呢!”明采臣呵呵笑了几声,“你在家么?我立刻过去搬,免得你后悔。” “来吧,开车过来。” 明采臣说了一声好,随即挂断了电话。我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放下电话付了帐匆匆打车回家,什么液晶电视自然是忽悠明采臣的,我只想骗明采臣开车过来帮忙搬行李而已! 回到家,我找出充电器把手机插上电,开机。然后点了一根烟抽着,找出一个大行李箱开始往里面收拾衣服和生活用品。大概收拾了半个小时左右,收拾出一个大行李箱,一个大纸箱,外加两小箱摆在面前。 刚好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明采臣的来电,说已经到了楼下。 我道:“我给你扔钥匙,你自己开门上来。” 明采臣道:“你没疯吧?六楼扔下来钥匙还能用?” 我道:“我用旧衣服包着扔,没问题。” 挂断电话,我立刻找了件不要的衣服把钥匙包进里面,缠成一团后往客厅走,打开窗户找到明采臣,喊了一声后手里的衣服放手落下去,我没有看明采臣有没有接到,转身回房间找透明胶把纸箱封起来。 刚搞定明采臣就已经上了来,站在房间门口笑呵呵道:“液晶电视呢?” 我道:“赶紧进来再说。” 明采臣走进房间,四周看了一眼,惊讶非常:“怎么这么乱?遭贼光顾了?” “谁搬家不乱?” “搬家?”明采臣愣了两秒道,“这么突然,你没发烧吧?好好的不搬什么家?你打算搬到什么地方去?” “你家,你这几天别带女人回来,我要住几天,找到房子马上搬走。” “不是,你到底在干嘛?” “房子到期,没续,不想住这,你哪来那么多废话?住你家几天是不是不行?” “我总要问原因吧?行,不就几天吗?” 我指了指自己脚下那只大纸箱道:“帮我把这个弄下去。” 明采臣叹了一口气,搬着大纸箱先走人,我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住了一年的房子,才心情古怪地拉上行李箱,带上两只小箱跟了出去。 下了楼放好行李上了车,明采臣开车,我告诉他我昨天碰到了被他揍的那个女人。明采臣脸色古怪,上下瞄了我一眼然后才道,“然后呢?你被修理了还是你修理了她?” “我陪一个客户去聚会,聚会就是那个女人办的,在名门豪庭的别墅区,她叫明月,那真是个野蛮得无以形容的变态女人,不过我没有吃亏,就说了一声对不起,喝了一斤白酒醉了一整天,脑袋到现在还有点痛,她好不了多少,一起喝了半斤左右。” “然后呢?就这样没有了下文?” “你还想有什么下文?”我翻白眼道,“当然多得我的客户帮忙,她们是同学,否则没那么容易脱身,那个野蛮得变……态的女人想着报警处理的。” “呵呵,一报警你就挂了……”明采臣叹了口气:“怪我,要不是当时脑袋发热,不会有这事,这是我人生的污点啊。” “这事没完,你最好不要被她碰见。” “切,老子不会跑?你当我没长腿还是没长智商?或者喜欢揍女人?” 聊着,很快到了明采臣的住处,一栋在房子密集区域的普通公寓楼,环境不咋滴,但吃喝玩乐非常方便,楼下四周各种商品交易都有,晚上还有婀娜多姿的站街女兜售生意,我尤其不喜欢住这种地方,明采臣却热衷得很几乎变……态。 停了车,把行李搬下来,明采臣又匆匆上车把车开到后面的停车场,再返回来和我一人搬一箱往五楼而去,别提多辛苦,搬进屋以后双方都躺在沙发上躺死尸似的。 过了半响,明采臣看了看时间道:“我要工作了,你自己看着收拾吧!” 我道:“你觉得我会住你那个杂物间?我睡两晚沙发而已!你等等,我和你一起走,你载我去蓝天大夏那边。” “不顺路。” “我管你。” “我就是欠了你,赶紧。”明采臣先从沙发起来,上了趟厕所出来发现我还躺着,踢了一脚沙发道,“瘫了是不是?赶紧,真的赶时间。” 我从沙发起来,冲进厕所,明采臣先走一步。 到了楼下,看见明采臣的车子在,但却没有看见明采臣的人在,附近找又没找到,打电话又不接,我不免有点暴躁,那家伙干什么去了?被J女拉进了巷子?可这大白天那来的J女? 等了差不多十分钟,明采臣终于回来,我咬牙切齿道:“打炮去了?” 明采臣道:“打……炮有这么快?老子至少需要一个小时。” “不吹牛要死啊?” “我说的是事实。”明采臣从口袋拿出一串备用钥匙给我道,“刚接了个电话要去邻市一趟,明天才能回来,给你配钥匙,不然你晚上回个毛家。” “不对啊,我记得你车里有串备用钥匙。” “不知道弄什么地方去了,好像给了别人,喝了酒,给了谁又想不起来。” 我无语! 半小时后,明采臣把我载到蓝天大厦,那时候是下午四点半,我边进大夏边给李溪灵打电话,拜托李溪灵帮忙弄大夏维护室的员工资料,李溪灵问都没问我要来什么用就爽快地答应下来,让我找钱副总帮忙,小人之心啊,我打电话前还很忐忑的以为她不乐意,至少得问几句,结果这女人完全不八卦。 出了电梯,看见的还是昨天那个美女前台,我昂步走到她的面前说我来找钱副总。她随即从工作岗位走出来,带我进入公司,然后直接带到副总办公室门外,敲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钱副总是男人,三十多岁,长的很斯文、很有文艺气息,并且没有任何架子,非常好说话,他知道我的来意,因为李溪灵已经吩咐过,所以请我坐下以后,他就拿出合约递了过来,我接过来认真看了一遍,没发现问题,就拿笔刷刷刷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道:“钱副总,正式合同到时候会有专人拿到你们公司,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钱副总道:“这个当然,我们一直在合作,一直很愉快。” 我笑了笑继续道:“还有个事,我刚刚给李总打过电话,她和你说了么?” “说了……”钱副总叹了一口气道,“不过这事有点麻烦啊,我们和大夏维护室没有什么关系,要拿到他们的人事资料恐怕不太可能,我得先问问,你要那些资料做什么用?” 我微笑道:“不是做坏事,希望钱副总能帮这个忙。” “李总说过让我尽量帮你,但不保证一定成功。” “你肯帮忙我已经感激不尽。”我站起来,伸手和钱副总握了一下道,“不打扰你工作了,再见!” 拿着合同出了蓝天大夏,我立刻打电话向林影儿报告说我已经拿到合同,电话另一端的林影儿很随便地哦了一声,随即就挂断了电话。我觉得很无辜,但没有多想,随便这个女人吧,反正已经完成任务。必须说的是,这个任务完成的很不容易,中间发生过那么多悲剧的事情,现在太阳已经下山,这天进入到最后时刻,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是走运的一天?比如乔楠那边查出了是那个该死的王八蛋发的帖子,林影儿可给了五千块修理费的,足够那王八蛋喝一壶。 我带着笑容,迎着夕阳往马路外面走,最终在一个公交站停下,在站牌里找着回明采臣住处的公交车,然后很快就痛苦的发现没有直达车,中途要转。骂了一声,我靠着站牌看着公交车驶来的方向,结果还没有等来公交车,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乔楠的来电。 不是有好消息吧?我心里有点小兴奋,声音有点小亢奋,接通了立刻道:“乔楠,事情搞定了是么?” 乔楠说:“对,房子的事情,我下班了,我们到花容路公交站见吧!” “那不是你住的地方吗?” “对,房子就在那边,已经联系好看房,六点二十分,时间不多哦,你最好坐出租车来。” “你办事效率太高了,亲一个。” 乔楠恶寒,噼啪挂断了电话。 真的好运到,房子这么快找到,而且刚挂断电话我看见一辆出租车远远开来,不过公交站里很多人同时招手,其中还有美女,如果放在平常,我会很礼貌地把出租车让给美女,但现在我赶时间啊,只能耍流氓抢吧,谁流氓出租车属于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