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一边揉胸一边摸下体下面吻 宝贝慢慢来更

“子扬哥哥,你是去看病吗?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两天后一个下午,曹子扬挂着药箱从村长家走过,坐在门外的小靖说。小靖已经好起来,打扮的漂漂亮亮,虽然经历过一些恐怖的事情,但她心态非常好。 曹子扬说:“不能,你在家休息吧,别到处走。” https://www.w-guardlock.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419.jpg “我休息够了,想出去走走呢!”说着,小靖小跑到曹子扬身边,准备拿曹子扬的医用箱。 曹子扬连忙说:“不用你背,我自己来。” 小靖微笑道:“那你让我跟着,我看看你怎么给别人看病。” 曹子扬想了想,勉强答应下来,因为这趟是去给白春妮换最后一次药,有小靖同行能避免不少麻烦,不然寡男寡女,很容易惹是非。 一路上,小靖说了许多话,看着这么活跃的小靖,曹子扬心里无疑相当高兴,这才是他喜欢的小靖,漂亮、善良、热情奔放,多完美的女孩啊! “子扬哥哥,我下星期就要回南湖继续上学了,要寒假才能回来。我妈让我和你一起去呢,你去给我家亲戚看病对不对?” 曹子扬有点发愣,当初还以为是村长负责带他去的:“不是你爸带我去吗?” “我带一样,我认识路,就在学校附近,我顺便带你到我学校逛逛。” “这个……你妈同意?” 小靖露出疑惑的表情:“要我妈同意什么?又不是她去。” 聊着聊着,不经不觉就到了白春妮家,门仍然开着,曹子扬冲里面喊了声才进去。白春妮亦仍然从房间传出声音让曹子扬进房间,曹子扬学乖了,让小靖去喊她到客厅,小靖刚进去,里面的白春妮就非常惊讶的说:“你谁啊?” 小靖大言不惭道:“我是子扬医生的小徒弟。” “小徒弟?”白春妮声音怪怪的,“你会治病吗?你不是打算拿我当实验吧?” “真会瞎猜,你快到外面来看吧,嗯,穿好衣服……” 在客厅外听着她们对话的曹子扬暗自庆幸,如果不是带来小靖,真不知如何应付白春妮。 很快,小靖先走出来,给曹子扬一个唯美的笑容后安静的站在一傍。 几分钟后白春妮也走了出来,穿的很正经,表情亦很正经,曹子扬给她换药时她一言不发,等到曹子扬把药换好,她才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块说:“谢谢你啊,子扬医生……” 曹子扬接过钱说:“不用谢,你给钱,我治病,天经地义。过两天这药你自己拆吧,然后清洗干净,别乱吃东西就没事了……” 离开了白春妮家,曹子扬重重舒了口气,小靖看在眼里,带着微笑道:“子扬哥哥,那个女人不会是大家传的那样吧?” 曹子扬反问:“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对劲,她穿的……在房间那时候很性感哦,不是想勾你吧?” “别乱说。”曹子扬急急走快了两步…… “哈哈,子扬哥哥,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嗯,还有,你答应让我来是因为这样吧?”小靖非常聪明,真猜中了曹子扬的心思,“你利用我哦,我爸妈去了姥姥家,就我一个,晚上请我到你家吃饭补偿,不过,我负责下厨……” 曹子扬心里窃喜:“没问题啊,不过……我家只有青菜。” “我可以带肉过去。”小靖神秘一笑道,“我给你做顿回味无穷的大餐哈。” 曹子扬有点不太习惯小靖的笑容,虽然小靖的性格半点不像她父母,但神韵有几分相似,尤其笑起来的时候,让曹子扬禁不住想起她父母阴谋得逞那一刹那的得意。 不过话说回来,曹子扬不担心小靖会对他使什么阴谋诡计,小靖内心纯洁无暇,不是使阴谋诡计那种人。况且,曹子扬没什么东西给小靖骗,除了宝贵的处,这方面来说他正巴不得被小靖骗呢,相互舒服不吃亏。 离开了林家村,曹子扬一个人转路去曾村,小靖则回去准备晚饭,跑的还特别快,跑起来的姿势非常性感,曹子扬看了好半天,一直回忆碰她胸那一刻的滋味,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才扭头往曾村而去,心情很嗨,十分期待夜晚的到来,要是把小靖灌醉,那不很幸福? 等曹子扬去曾村看完了两个病人回到家,竟然发现小靖在自己家的厨房切萝卜、土豆。看了一眼而已,曹子扬就相当的无语,因为他家没有这两种食物,她家则不种地,更不可能有,这是哪儿来的:“小靖,这萝卜和土豆……?” 小靖说:“哦,我跟老王家要的……” 曹子扬哦了声,走了出去,把药箱放回房间,发现房间每个角落都被小靖收拾过一遍,很干净、很整齐,还有股醉人的香水味。其实客厅也一样,只是刚刚他并没有发现,再出来才发现,还发现桌子上多了一只电磁炉,上面有个锅,打开,竟然是满满的一锅鸡。 发了几秒楞,曹子扬立刻跑进厨房问小靖:“小靖,那只鸡……?” 小靖笑道:“放心,不是你家的老母鸡,是我家的。” 村长可是出了名的吝啬鬼,小靖这样很可能挨骂,曹子扬不免担心:“这……没事吧?” 小靖无所谓道:“就一只鸡,能怎么样?你不是喜欢吃鸡吗?先吃了再说!” “你准备做火锅?” “对,快准备好了,就差菜没有洗好,哦,酱汁也没有做……” “不用弄那么复杂,就我们两个人吃。” “这是我第一次给你弄吃的,必须弄好,你救了我一命呢!现在,我的恩公,你到外面坐着,喝杯茶,抽根烟,耐心等等,不要帮忙哦,去吧去吧!” 恩公?曹子扬真想开玩笑问问她是不是准备以身相许,没敢:“我还是帮忙吧!” 小靖坚持道:“不要,你出去,不然我不会做。” 曹子扬无语着离开厨房,其实心里很乐的很,原来小靖还会做饭,而且看情况还做得不错。这样一个能出厅堂,能进厨房的女孩如果属于自己多好?可惜不可能属于自己,除非混出头,不然就村长那吃人不吐骨头的性格,绝不可能同意。 去买了一瓶高度数的白酒回来后,曹子扬带着阴笑坐在客厅,抽着烟,看着一尘不染的四周,思考着、等待着。 十几分钟后,小靖端着萝卜、土豆,以及酱汁出来了,萝卜倒进锅里,打开了电磁炉。 聊了十几分钟,随即鸡香满屋了,小靖像个小媳妇伺候丈夫一样给曹子扬夹的,弄的满满一碗还一副乐此不疲的模样,脸上挂着清纯而美丽的笑容,把曹子扬感染了,不经意说出了一句心里话:“要是每天都能这样多好。” 虽然这几天好事连连,首先,王教授申请的奖金顺利发了下来,一共一万三千块。其次,被老王占去那块地村长没有食言,果然爽快拿了回来。再者,许多人找来看病,一个个都神医神医的喊着。 然而,曹子扬却半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郁闷,不停在想和小靖吃火锅那天的场景。 那天,曹子扬说完那句心里话以后,气氛顷刻间就变的糟糕了起来,小靖整个都沉默了,不再言语,直到吃完了火锅,收拾好离开了,都不再说一句话。 最悲剧的还是,那天以后,曹子扬就再没有见过她,去她的家门口喊,完全没有声息,明明感觉她就在屋子里面,她就是不肯回应。 其实,曹子扬心里是有点明白怎么回事的,是自己吓到小靖了!为此,曹子扬有点痛恨自己,为什么当时说那样的一句话?说点别的什么不好,为什么?为什么? 真犯贱,弄的关系不进反退,现在如何是好? 明天天一亮,曹子扬就要进城去看病,和小靖一起去。所以,整个晚上心情都非常忐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小靖!很奇怪小靖却没有改变主意不和他一起进城。按理说不肯见他该躲着他才对,然而下午村长来通知做好准备的时候,还说一起去。 想不通,睡不着,曹子扬又看起了医书,这几天其实已经把医书看了无数遍,已经读的滚瓜烂熟,其中一部份还用来过帮村民治病,效果非常好。可以这么说吧,曹子扬现在帮人看病更有底气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如何修来的福份,竟然得到那样一本神书。 看着看着,曹子扬还是慢慢睡了过去,还做了一个和白春妮缠绵的美梦,只是梦还没有做完,闹铃就不识趣的响了起来。骂了两句脏话,曹子扬也只好匆忙起床洗嗽,然后做了一个青菜面当早餐,吃完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塞进一只残旧的背包里,出门而去…… 到了村长家外面,曹子扬没有选择进去,因为时间已经差不多,小靖自己会出来。 站在角落里,曹子扬点了一根烟抽着,忐忑的等着,想着等下和小靖说些什么话,气氛才不会那么尴尬?可惜直到小靖走出来了都没有想到。 不可思议的是,小靖竟然不是想象中见到他就露出尴尬或厌恶的表情,反而很轻松、很活跃,从村里走到坐城车的大牌站,整整三公里的路程,话都特别多,仿佛那天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让曹子扬感到一头雾水。 都说女人善变,可是变的也太厉害了吧? 不过,变的好。 曹子扬暗松一口气,本来还担心路上不知如何相处,这下好,走路,等车,上车都在聊,话题天南地北,很愉快。至少曹子扬自己觉得很愉快,因为始终对小靖有一份情,从念初中第一个学期为小靖打过一架开始,那份情就已经深深埋在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