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腚 光腚诱人美女图片

“高老师,你还是先想好如何回到我的题目吧。”许浩然冷笑。 “ok,你开始吧。” https://www.w-guardlock.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417.jpg “第一题,古代人用阴阳来表示方位,那请高老师告诉我阴阳指的是什么。” 好刁钻的题目,高远蹙了蹙眉头。但还是答了起来。 “阴为山北水南,阳光不易照到之处;阳则为山南水北。” 许浩然对高远能答出这道题一点也不感到意外,这是古文常识,对古文熟悉的人而言基本没有难度。 “我们说中国也叫九州,这九州到底是哪些州。” 高远看着学生,问道:“你们知道么。” “不懂,懂也不告诉你。” “说不出来算了,我们不会笑你的。” ...... 高远大笑,“问你知不知道,是因为你们不知道才能体现出我的才华啊,哈哈哈。” 众人一阵无语...... “九州是兖州、冀州、青州、徐州、豫州、荆州、杨州、梁州、雍州,许浩然我说的对不对。”高远得意地看着许浩然。 许浩然一脸惊讶,如果说知道阴阳是通晓古文,那么说出九州则能说明此人对历史肯定有过深刻研究。 “高老师你别得意,还有第三道题。”许浩然不服气。 “西方人常说狼人,吸血鬼,那是否真的有狼人,吸血鬼呢。” “许浩然同学你问的这道题我不知道和语文水平有什么关系。”高远最不想听到的就是狼人两字,因为那是一种宿命。 “没有关系,只是想听听高老师的见解。” 坐下的学生也来了兴趣,想看看这个年轻的老师对于这种迷信的说法有什么独特的见解。 高远突然诡异地一笑,走到许浩然一旁,轻轻的说道“你说有没有呢,昨晚的狗吃人事件。” 许浩然惊住了,他不知道高远竟然会知道这件事情。许浩然也是听身为报社高层的父亲所说才知道,并且政府已经下令这件事要严格保密,不得外传以免扰乱民心,那这个老师又是从何得知?。 “高老师,我输了。我承认你有资格当我们的语文老师。”许浩然低下了高傲的头。而一旁的同学则非常好奇,这个高老师刚才和许浩然到底说了些什么话。 “既然许同学已经认输了,那我也就没必要再反过来提问题了。我们来继续点名,下一个高彤。”高远拿起了花名册。 ...... 终于点完名了,高远擦了擦脸上的汗,这些学生还真是稀奇古怪,想法独特。 一个叫孙尚斌的同学说自己一科不挂,高远一开始还以为他学习马马虎虎,谁知道真特么是一科不挂,八门学科挂了七门,不就是一科不挂吗。 “好了,我也对你们大体上有所了解了,现在也该介绍介绍我了。” “我在国外呆了八年,今年刚回国,所以你们那可以很荣幸的告诉你们朋友你的老师一名“海龟”哦,我除了擅长语文还会说些外语,体育也不错,勉强算得上全能吧。”高远吹道。 下面的女生听的都有点眼毛金星了,这老师竟然是出过国的。 “老师,你是从哪个国家回来的啊。”有好事者问道。 “尼日利亚。” “啥,啥利亚。” “这是什么国家。”没几个学生知道这个国家。 “这是非洲的国家。”高远有点不好意思。 “那外语呢。” “当然也是尼日利亚语了,好,今天上午课就到这里了,放学吧。”高远生怕他们再问一些内幕,赶忙逃走了。 “我去,从回来的也敢说是留学回来。” “我孙日天服了。”孙尚斌仰天大叹。 “这老师真是6666。” ...... 回到办公室,高远还想去找陈静萍讨论撞车事件,谁知懂她人跑的没影了。 “肯定是心虚了。”高远在心里嘀咕着。 “南哥,这新来的班主任你怎么看。” “只要他不影响到我,我随便他。” “阿斌啊,小刀会那帮人还有没有找你。”王家南抽了一口烟对孙尚斌说道。 “南哥,他们越不找我,我心里越慌,我就怕这些人会对李玲动手。” 李玲则是第一天带高远去教导处的人。而孙尚斌一直暗恋者李玲,最近小刀会有人来找李玲,都被孙尚斌打跑了。 高远下午没课,本来可以走了,但做了个班主任还得在学校看着学生,直到放学才能回去。真是可悲啊。 “华老师啊,这学校食堂怎么样啊。”高远向华志松打听起伙食来了。 “小高老师,这个就得你亲自实践才知道,今天,哥作为一个老人,请你吃头顿。”华志松猥琐的笑了笑。 飞跃学院的食堂修建的很气派,还没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高达20层的大理石阶梯。门口还放着两个巨大的狮子石雕。 “华老师,现在都饭点了,怎么没多少学生进食堂啊。” “小高老师,这个还须你去体会啊。” 高远突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莫非...... 爬上阶梯,食堂一共有八扇大门,最中间的是个旋转门,显的颇为上档次。 但是里面吃饭的学生只有区区百人,对于一个好几千人的学校来说这是难以想象的。 “来,来,小高老师,我们去教师窗口排队。” 教师餐厅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妈在打菜窗口。 “华老师”,大妈显然认识华志松。 “李大妈,这是学校刚来的小高老师。”华志松向大妈介绍高远。 “李大妈,帮我来大份的红烧肉,4个肉圆,加些青菜。”高远也饿了。 “华老师,你不吃吗。”华志松没有点菜。 “小高老师,你吃就好,你吃就好。” “搞什么鬼。”高远不解。 华志松看着高远在那边一口一块红烧肉,拳头大的肥肉也是吃的津津有味。华志松恨不得也去吃吃看,难道食堂换口味了? “小高老师,你不觉得这些菜有点辣么。”华志松讪讪说道。 “辣么,我不觉得。” 华志松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嘴里,还没咬上两口,就赶忙吐出去了,“呸,呸,还是这么辣,小高老师你怎么吃的下去。” 学校食堂长勺大师傅是校长老刘的父亲,以前是个有名的厨师,后来不知怎么的,味觉淡化,只有多放辣才能吃出感觉,所以做的饭菜都是偏辣的,但是碍于校长这层关系,所以没有哪个人去向学校反应。 所以一到饭点,大家都去外面的餐馆吃饭。这不外面餐馆一家接着一家,生意好的不得了。 不过高远可不是一般人,以前肉食都是生吃的,也没觉得难吃,现在帮你烧好了,你不去吃,这不是犯贱吗。 “小高老师你真是人才。”华志松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小伙子,怎么样。”刘奎难得看到一个人能把他做的菜吃的这么香。 “老刘叔,”华志松喊道。这老头就是刘长安的父亲刘奎。 “大爷,这菜做的真不错,要是能再辣点就好了。”高远说的倒是实话。 “对,我就说要辣点,他们偏让我少放辣。”刘奎心里很开心,仿佛找到了一个知音。 “华老师。怎么不吃,难道是我做的不好吃吗。”刘奎笑眯眯地盯着华志松。 “好吃,老刘叔做的饭菜怎么可能不好吃。”华志松颤颤兢兢地拿起了筷子。 “好吃就都吃下去,浪费可不好了。” 华志松含着泪吃了下去,还好高远吃的多,华志松也没吃多少,饶是这样,华志松的嘴也成了香肠嘴。 “来,南哥这是我从我家老头子那里拿的黄鹤楼1916,试试看。” “呵,1916不错啊。”王家南抽了一口。 “王家南学校允许抽烟么。”高远一进厕所就看到烟雾弥漫,飞跃学院虽然是个大学,但是管理还是很严格的。 对于抽烟的这学生,高远可是印象很深刻。“我叫王家南,学习不好,爱好只有一个,就是打架,如果高老师有兴趣可以和我试试。” “怎么高老师不可以抽烟么。都大学了。”王家南冲高远吐了一口烟雾,挑衅般地看着。 “只要你不管我的事,我可以不找你麻烦。”王家南一点也不将高远放在眼里。 旁边的几个王家南的小弟都哈哈地笑着,对于这些富二代而言,得罪一个小小的老师根本就不算什么。 啪地一声,高远直接一巴掌将王家南拍倒在地。速度快得旁人根本就没看清高远什么时候出手的。 疼,火辣辣地疼,王家南趴在厕所的地上捂着脸,“高远,我去你麻痹。”王家南站起来,一脚揣向高远,老师他以前又不是没有打过。 混账,老师都敢打。高远在王家南出脚的瞬间,迅速抓住王家南的衣领,一个转身将王家南砸到了厕所另一边的墙上。 看得其他小弟目瞪口呆,这老师战斗力也忒强了吧,王家南愣是连个毛都没碰到。 “王家南,以后再让我在学院逮到你抽烟,知道你目无尊长,下场会比今天还要严重10倍。”高远对着奄奄一息的王家南说道,然后扬长而去。 乱世用重典,高远一点也不觉得这么做过分,这种学生你就别指望口头说说能改变了。而且高远也是算好了王家南的体质,这点撞击力度还不会对王家南有什么影响。 “南哥,你怎么样。”小弟看高远走了赶忙去搀扶王家南。 “滚。”王家南自己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厕所。 整一个下午,王家南都安静呆在座位上,同学还以为他改了性子,但其中的苦只有王家南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