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要按着他的头给我添他顶着她每走一步就重重

我很想大声的告诉陈瑶,我愿意跟她上七楼。 可是话到嘴边,我怎么也吐不出来,去七楼服务,如果是陈瑶,我自然愿意,可如果换成是其她女人,我还会吗? 我纠结,我彷徨了,而就在这时,陈瑶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一看,脸色微微一变,冲我挥了挥手,示意我出去。 https://www.w-guardlock.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416.jpg 我松了一口气,离开了包厢,可脑海里一直在思考着,要是没有刚才的那个电话,我会怎么回答陈瑶的问题。 最终的答案,我不愿意去七楼,至少目前来说,我还不愿意去。 没过一会儿,海哥过来找我了,他递了一个8号的牌子给我,“这就是你以后的工作号了。” 我愣了愣,旋即欣喜起来,也就是说,我可以正式开工了。 “不要辜负了瑶姐对你的一番期望。”海哥看了一眼号牌,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点点头,这个时候,我根本还不知道,这号牌的含义,不过,从海哥的话中,我得到了一个信息,陈瑶很看重我。 随后南哥带我到了休息室,参观了一下,说以后没事的时候,就可以过来这边完,整个休息室装修的非常豪华,就好像娱乐场所一样。 左边,清一色的台式苹果电脑,七八台齐齐的摆放在那,还有自动售卖的饮料机,再往里走一点,有台球桌,全自动麻将机,还有一个小型的健身房。 南哥告诉我,这里的一切,都是免费的,空余时间,都可以在这里玩。 我暗暗咂舌,这会所的福利也太好了一点。 此时,正有不少刚刚上完钟,在这里休息的工作人员,这些人看我们走过来,纷纷跟海哥打招呼,态度都非常恭敬,看来,海哥在这里还是很有威严的。 “现在人不多,我们这一组的人,大部分都还在上钟。”海哥笑着跟我说,刚才这批人,都是另外一组的成员,并不是他管辖的人。 晚些的时候,陆陆续续的人都来到了休息室,打球的打球,玩游戏的玩游戏,有的甚至还赌博,在那里玩炸金花。 南哥也介绍了我们这一组的成员给我认识,一共十几个人,我的记性很好,差不多都记住了,我也很有礼貌的向他们问好。 “小师弟别那么客气,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青年,搂着我的肩膀轻笑道。 他的名字叫叶天,长的很阳光,身材健硕,搂着我的肩膀的时候,我甚至能够感觉到他肌肉的爆炸性。 “等下班了,晚上一起宵夜,就算是给小师弟接风了。”李轩轻笑道,他是众师兄之中,长的最俊的,皮肤白皙,就像女人似的。 “谢谢师兄!” 我向李轩表示感谢,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这些师兄都蛮好相处的。 “陈阳,小天跟阿轩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以后你要多跟他们交流。”海哥嘱咐了我一声,随后对李轩等人说道,“晚上的夜宵我就不去了,你们玩的开心,所有消费都算在我头上。” “海哥万岁!” “哈哈……今晚,终于能够敞开肚子吃喝了。” 众人齐齐呐喊,欢呼雀跃着,而就在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阿海,这就是昨天进来的那个新人?” 我循声望去,说话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年纪跟海哥差不多,他的身边,还跟着一群青年,人数也有十几个,看起来一个个桀骜不驯的样子。 叶天告诉我说,这是会所的另外一组的管事经理,叫孙胜,我脸上带着笑意,对孙胜问好,“孙经理好!” 孙胜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声,让我奇怪的是,孙胜身边的一个青年,眼神不善的看着我。 这家伙的相貌,比起叶轩还要俊俏几分,身高一米八开外,就跟偶像剧里的男明星似的。 就在这时,青年眼神发狠,毫无征兆的抬起腿,就朝我踹了过来,我完全没有预料到,这家伙会突然对我出手。 这一脚,直接踹在了我的身上,我很是狼狈的摔倒在地上,胸口火辣辣的疼痛,整个人就好像散架了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住了所有人,紧跟着,叶天还有李轩等人,一个个怒吼出声,“王涛,你敢动手打人。” “操,兄弟们,是带把的就跟我一起上,干死他。” 整个休息室都炸开了锅,双方剑拔弩张的,叶天等人挽起袖子,就准备干架,海哥的脸色阴沉,呵斥住了李轩他们,“都住手!” 李轩等人一脸不忿,可还是听从海哥的话,没有动手,叶天过来将我搀扶起来。 海哥眯了眯眼,视线落在了王涛身上,沉声道,“王涛,你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在我的面前,都敢动手打人。” 我心里也是满腔怒火,我跟这王涛是第一次见面,无冤无仇的,这家伙就动手打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王涛还没有说话,孙胜就出来打圆场了,“小涛啊,还不给海哥道歉,不管怎么说,海哥也是前辈,你要尊重他一下的嘛!” 王涛耸了耸肩,双手一摊,打了一个哈哈,“海哥,这新来的害我损失了一个大客户,我不过就是踹了他一脚而已。” 我一愣,心里充满了不解,我害他损失了客户,我刚来不久,才接过……难道是那个胖女人? 海哥的脸色一阵变化,最后冷哼道,“这里是场子,你动手打人就是坏了规矩,这事情要是被瑶姐知道,你知道后果,瑶姐可是最忌讳窝里斗了。” 一提到陈瑶,王涛的脸色微微一变,显得还是非常忌惮瑶姐的,这时候孙胜又出来做和事佬了,“年轻人嘛,有点火气也是正常,瑶姐多忙啊,这点小事何必惊动她,这样,小涛啊,给这新人赔点医药费。” 王涛嘴角泛起冷笑,从钱包里抽出一小叠钞票,估摸着有一千多,走到我面前递了过来,海哥冲我点了点头,示意我拿着。 我心里一阵憋屈,可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让海哥难做,给陈瑶添麻烦,可就在我伸手想要接的时候,王涛手一松,钱散落在了地上,“哎呀,不好意思,没拿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