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欧美制服校园动漫

于飞冷哼一声,伸手为掌,直接朝那黑影拍了过去。 众人顿觉周围温度猛的一降,空气震动一瞬,紧接着,就见到那黑影居然凌空化为了一颗冰块,坠落下来。 于飞走上前去,将冰块捡起看了眼,内里一只褐色的虫子已经僵硬的蜷缩成一团。 “果真是这东西。” 于飞眼中闪过一丝冷冽:“居然还敢现身,当真是以为老子奈何不了你们么?” 他心里很是火大,这玩意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虫子,而是南疆那边独有的蛊物噬命虫。 噬命虫需要用人精血饲养,成熟后可直接从皮肤进入身体,一旦发作,最多十分钟,就可以把一个活人的生命力完全吞噬,吸成人皮。 于飞之前受伤,正是因为疏忽之下被这玩意钻入了体内。 若不是关键时候他孤注一掷选择突破,并且成功练出寒冰真气的话,现在估计早就投胎了。 所以说,他对这帮用蛊的人,心里愤怒可不少。 “这是......蛊虫?” 虎哥也注意到了于飞手上的东西,他的脸色异常难看:“怪不得小姐的情况无法用医疗设备检查出来。” 于飞一挑眉,对于他能认出来蛊虫倒是有些诧异。 ......这刘家的人,似乎不单是简单的黑社会啊。 他想着,对于虎哥的疑问不置可否,拿出一个小瓶将虫子收好,转身就准备离开。 蛊虫是需要近距离投放的,既然在这发现了噬命虫,说明之前暗算他的家伙也在这周围,于飞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先生留步!” 虎哥突然出声道。 于飞转头瞟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干什么?” “刚才多有得罪,请您见谅。” 虎哥倒是个痛快人,认错认得相当果断,拱手弯腰道:“您救了小姐,我们刘家总得表示下,要不然被传出去,别人还得笑话我们刘家没礼数,您说是不是?” 于飞笑了下,淡淡道:“你这大呆鹅就别学文化人了,有什么盘算明说就是,我不喜欢跟人墨迹。” “这......” 虎哥犹豫了片刻,咬牙道:“实不相瞒,我自觉实力低微,无法保护小姐周全,所以......想代我们老大,请您帮忙。” 显然,这虎哥是被之前的蛊虫给吓住了,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抵御这些超出他能力范围之外的东西。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于飞轻笑一声:“我在这多少也听过你们刘家的事情,不过不好意思,以你们的势力,还不配请我出手。” 刘小姐长得不错,于飞不可否认,但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女人就扯进这些俗事当中,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旁边的两个医生有些不服气——瞧把你能的,不就会治个病吗,刘家还请不起你了? 虎哥却不这么想,他知道得多,明白能逼出蛊虫需要多大的本事,因此也不敢怠慢,再次恳求道:“先生说的是......不过,如果您愿意屈尊降贵,我们老大,必有厚报。” “哈,厚报?” 于飞打了个哈欠,完全没有在意:“有多厚?” 虎哥看了两个医生一眼,上前一步,低声道:“寒冰正经。” “嗯?” 于飞眼珠子一瞪,整个人突然气势一变:“你从哪儿知道这个名字的?” “我听老大说过。” 虎哥估计也是豁出去了,直言不讳道:“家里之前赶场子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本书,老大正准备用来请一个神医治疗小姐,您如果过去,我老虎可以想办法说服老大把这本书给您。” “有意思。” 于飞不清楚这虎哥究竟是误打误撞恰好想起了这东西,还是看出来自己的需要,眼神微眯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们走一趟,带路吧。” “好,您稍等!” 老虎没想到于飞如此痛快就答应了,心里很是高兴,连忙吩咐后下备车。 十来分钟后,一条豪车车队从赌场内开了出来。 一辆加长型林肯商务位于正中,车上正是于飞一行人。 刘小姐被安置在他身旁的座位上,虽然还没醒来,但脸色却已经恢复了红润,看起来就像是童话里的睡美人。 “于先生,我们小姐现在......” 老虎在一旁看着正在替刘小姐把脉的于飞,神情忐忑的问道。 “嗯......没事了。” 于飞砸吧了下嘴说道,见虎哥表情一松,他又哼了声:“别高兴得太早了,你们家小姐就算此次康复,也活不了多久了。” 他这话可不是危言耸听——九阴绝脉这种玩意,放到哪儿都是个大问题,至于说现代医术......那还是完蛋去吧。 ......怪不得那群人给这妞下蛊,啧啧,九阴绝脉啊,可惜了。 “啊?” 相比于飞的不以为然,虎哥却是差点跳起来:“您没开玩笑?” “我开没开玩笑你心里没点数吗?” 于飞跟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她这病是先天的问题,你可以回忆下,她从小是不是经常身体无力,气虚难醒?” “对对对。” 老虎连连点头:“小姐的确一直身体不太好,从小到大没少找医生,但是效果都不大......不过老大这次亲自去请了一位神医出山,十有八九能治好小姐。” “神医?行吧。” 于飞没见到人倒也不好说什么,点点头,打了个哈欠,就闭上了眼睛,准备眯一会。 很快,车队驶入一处相当豪华的庄园,庄园内假山喷泉一应俱全,甚至还自建了一处高尔夫球场,在北澳这种地价高昂的地方,能建得起这种院子的,身价不言而喻。 也就在于飞所在的加长林肯停在一栋大型别墅前的时候,身后恰好又跟着进来了一个车队。 车门打开,一个精壮的中年人快步下来。 原本打算上来迎接于飞的黑衣大汉们纷纷躬身行礼。 “老大。” 中年人挥挥手,抓住下车的虎哥,问道:“小萱现在怎么样了?” 老虎连忙回答:“暂时没事了,多亏了于先生出手相助,把小姐体内的蛊虫逼了出来。” “蛊虫?” 刘老大眼睛一跳,看向跟着下来的于飞,拱手道:“多谢,我是刘向南,小兄弟怎么称呼?” “于飞。” 于飞摆摆手道:“废话就不说了,我听说你有寒冰正经?” 刘老大愣了下,看向虎哥。 虎哥连忙跟他耳语两句。 刘老大听完,眉头一皱,面露无奈:“于先生,书在我这,只不过......已经许给薛神医了。” “薛神医?” 于飞抬头看了眼刘老大身后,不置可否道:“就是那老头?” 刘老大转头看了眼,慌忙小跑过去:“薛神医,你怎么下来了......” “你不是说你女儿危在旦夕吗?我怎么也不能再摆架子。” 薛神医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身着一件道袍,头上虽然没带纶巾,但却扎着跟发簪,举手投足很有一股仙风道骨的味道。 说归说,他脸上仍旧还是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傲然,于飞很熟悉这种表情,那是对于自身实力超然的自信感。 他径直走过来,根本没在意一旁的其他人,来到车边,低头打量起车内的刘萱萱。 片刻之后,薛神医轻‘咦’一声,面色凝重道:“脉象微弱,气如游丝......你们给她用了什么虎狼之药?” 刘向南闻言,转头看了眼老虎。 “我们没有用药,就是高人出手逼出了小姐体内的蛊虫。”老虎赶紧解释:“之前在外面......” 他简短的解释了下,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薛神医给打断了。 “胡说八道!” 薛神医冷哼一声:“噬命虫是什么东西我清楚得很,此虫一旦进入体内,非药石可医,就算是我出手,最多也就压制片刻,根本不可能逼出体外!” 老虎面露无奈:“于先生的确......” “你不用说了,噬命虫是不可能被逼出的。” 薛神医不屑的冷笑一声,看向于飞:“不过是一个黄口小儿,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你还说上瘾了是不是?” 于飞不乐意了,忍不住怼了句:“你装逼就装逼,扯上我干什么?我没惹你吧?” “你!” 薛神医眼睛一瞪:“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你信不信你再BB我还敢骂你?” 于飞嗤笑一声:“我看你岁数大了不想跟你计较,别以为小爷我怕你。” “两位,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刘向南也是有些头疼,连忙劝道:“大家都少说两句,就当给我刘某人一个面子,先救人要紧。” 薛神医哼了一声,干脆眼不见心不烦,把头一转,对刘向南道:“一千万诊金,加上你说的那本寒冰正经,我可以保证你女儿能再活三年。” “当真?” 刘向南面露惊喜,这些年他到处求医问药,医生找来不少,但都表示无法可用,唯独薛神医一开口就是三年! 有了这三年时间,他未必不能再找到下一个三年。 “我薛某人从不说大话。” 薛神医面露傲然:“你放心,价钱是贵了点,但物有所值,除了我,这杏林一道,没有人敢给你这样的承诺。” 刘向南连连点头:“薛神医说的是,既然如此......” “哈哈哈。” 也就是此刻,于飞突然笑了起来。 他面露嘲讽,看着薛神医:“什么神医,只能拖延却做不到治根,你也配神医两个字?” “你!” 薛神医差点没气死,吹胡子瞪眼道:“黄口小儿,你当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 “黄口小儿?” 于飞冷笑一声:“别人这么叫也就算了,你这么个庸医,没资格在我面前倚老卖老。” “我是庸医?” 薛神医险些抓狂:“我是庸医你算个什么东西!有能耐你把人治好给我看看?你行吗?” “我还真行。” 于飞淡淡道。 这话噎得薛神医半天没喘过气。 “不知天高地厚!” 他好一阵才憋出句话来,一脸冒火的表情:“就凭你?你能把她的病瞧出来,我都算你有本事!” “虽然我不想打击你。” 于飞耸耸肩:“但九阴绝脉这种东西也不算稀罕吧,对于我来说,治疗这种问题还是很简单的。” 薛神医当场就傻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年纪还没他孙子大的小子,居然真看出来了刘萱萱的情况! “你,你。” 他时间话都说不明白了。 刘向南见状,心里一动,问道:“于先生有把握?” “当然。” 于飞点点头,看向他:“不过我还是那个条件。” “这个你可以放心。” 刘向南毫不犹豫的点头:“只要你能治好,寒冰正经我可以给你。” “那就说定了。” 于飞走向别墅:“你让人准备一口大锅,要可以放进去人的,下面架火烧着,等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