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精第一福利在线

昨天这个女人趁他酒醉爬了他的床,不知廉耻,今天他来找她,为了她不掺和到莫家的事,别刺激莫先生。 没想到她正好找了小白脸,勾勾搭搭,拉拉扯扯。 他就不应该对这个女人有一点怜惜。 不过是琪琪所说的那样,是就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他还要抱有什么期待,担心她今天的情况,推了会议赶回家,扑了个空又匆匆赶到医院,他是傻了吧。 果然他是傻的吧。 不过是一个刁蛮任性,水性杨花,残忍恶毒的女人。她高中男友无数,声名狼藉,还拆散了自己和琪琪,自己不同意娶她,害了琪琪,还仗着家室硬逼着自己娶了她。 结婚三年,他没碰她,昨天酒醉找了道,竟然想和她好好过日子…… 他沉沉的盯着她,忍着怒火。看着她那一脸无辜的装模作样。 莫琳琳不知道萧凌在想什么。 她低着头,就像做错的孩子,惴惴不安。可是明明她没有犯错。 他伏下身,一手支着墙角,把娇小的女孩锁在墙和胸膛之间。 “我满足不了你吗,今天就开始勾搭男人。”他浅笑,很讽刺的那种笑,俊美的样貌,本来冷漠的板着脸都可吸人这女人前拥后上。 现在的他眼神勾人,声音磁性,整个人如同带着刺的玫瑰,染着毒的罂粟似的,美丽危险。 萧凌一手抓住了莫琳琳下巴,低头,狠狠的对着莫琳琳的唇瓣吻了上去。 撕咬,捻转,凶狠的充满掠夺性,硬生生的闯入莫琳琳的领域,那舌头勾开牙关,追逐,强迫性的邀她一起沉沦。 不知是谁的唇角破了,血腥味在回荡。 漫长的一个吻。 “你给我记着,我现在是你丈夫。”他道,然后狠狠的掐了她的脸蛋一下,拉着她的手转身就走。 不过是男人的占有欲罢了,他怎么会有爱上她这种可怕的想法。 莫琳琳被拽的有点踉跄,快走变小跑,才勉强跟上他的速度。 “我有事,放开,萧凌。”莫琳琳挣扎着。“快放开我!” “放你干嘛,偷男人吗?”他头也不回的讽刺到。 “我爸在医院。” “你不是和你爸断绝父女关系了吗?那老头子进医院,关你什么事。” “萧凌,你是不是有病!” “是,我有病,我还病的不清,娶你这个贱货当妻子。” 把莫琳琳拉到车里,狠狠摔在真皮的座椅里,顺手用一根充电线把她的手绑到背后,前面再给她记上安全带。 就这样,莫琳琳被绑的严严实实,绑的动弹不得,她挣扎着,但手腕被绑的很紧,根本挣脱不开。 “萧凌,你这是绑架。”莫琳琳挣扎着道,这个男人真是不可理喻,她父亲生病了,他这么对她,她就这么可恨吗…… 三年,不过冷漠罢了,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看不清他表情,可是他的声音却带着调笑的意味:“你不是自称我妻子吗?哪有丈夫绑架妻子的,就当情趣,不是想勾引男人吗。” 他的话语那么温柔,好像情人间的喃呢。但动作却一点不停,莫琳琳依旧被绑的结结实实。 该死的,这个男人学过绑架吗,绑的这么严实。 “我要去医院看我爸。” “你不怕那老头子看到自己家的不孝女不会气的更重了,只会爬床的贱货。” “萧凌……”莫琳琳不停的说着,他却不与他争论,最后她慢慢安静下来。 她看着他,阳光淡淡撒在他的侧脸,俊逸的侧颜,一如往昔那羞涩的少年,曾经,他们害羞的互相试探,牵一下手都会害羞的想要躲起来的窘迫。 而现在…… 豆大的泪珠不知不觉的顺着眼中直愣愣的滑下,她第一次对自己认为的爱情起了疑惑……这还是她爱的那个萧凌吗,原来,他真的变了,只是她还陷在泥团,不愿清醒。 萧凌,你醒醒,我是你爱的人呀,想起来吧,我真的快坚持不住了,怎么办? * “知道了。”他揉了揉额头,挂了电话。事情越发的复杂了,莫家,瞄了一眼莫琳琳。 “我晚上回来,你就待着吧,别想着出去。”他紧了紧手中的绳子,在她胸口系了一个死结。 人急匆匆的走了。 床头的钟表滴滴答答的跳动,阳光金色的余晖缓缓而下,莫琳琳费力瞄了一眼床头的钟,现在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她被绑在床头,细长绳子结实极了,把她绑的结结实实,她紧贴着靠近并不锋利的床沿,一点点磨着胳膊上的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