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进入女人下部视频

今天是双十一,我准备做个好男友,主动帮我女朋友清空她的购物车。 可我没想到的是当我打开她的购物记录,护士装、空姐装、开裆丝袜、吊带袜,甚至是兔女郎…各种种类繁多的情趣内衣,我根本没看过她穿过这些。 我努力的平复着我的激动情绪,我还抱着最后一丝丝有可能是她帮朋友代买的希望,一一点开订单详情,收件人的联系方式是她的,但地址却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闪过一个可怕的结论。 她出轨了! 我气煞了,一拳狠狠的砸到了桌面上,咚的响动,我却感觉不到疼痛,真正痛的是我的心。 女友听见声音,从卧室中走出来,她疑惑不解的问我:“老公,你干嘛呢!” “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干嘛!!” 我把手机屏幕递到了她的面前,她看见了画面上的列表记录,瞬间惊愕,急急的来抢我手中的手机。 如此欲盖弥彰,铁定有事! 女友跟我在一起三四年,她身材好,两条长腿笔直修长,尤其是她那张娃娃似的脸,让我每次跟她做的时候,总有种跟十八岁芬芳少女的感觉,心里别提多满足。 我是黑丝控,有好几次提出想跟她玩黑色诱惑,但每次都拒绝我。 我真的没想到,她把她最性感的一面全部展现给了别的男人。 对我这来,这真的是太讽刺了! 我的脑海中不自觉的,就会浮现女友穿着这些性感的衣服,双眸盈春,怯意浓浓的在别的男人面前… 我受不了了! “老公,我……” “你不用说了。”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抬起手打断了她的辩解:“说,你跟他在一起多久了?!” 女友咬着唇瓣,许久过后才回答我的问题:“一年多了…对不起…” 一年多!! 卧槽,我的头顶已经不是青草幽幽这么简单了,是一整片的呼伦贝尔草原。 我怒了: “我去你妈的,你给我戴了这么久的绿帽子,你当我傻子是吧,耍我很好玩吗?!”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的站起身,手臂一抬就照着她的脸狠狠的甩过去,但即将要碰上她的脸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眼底里对我愧疚的泪,我又硬生生的把巴掌给收了回来! 我真是个窝囊废啊,我连女友劈腿都没办法处理。 我质问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是我对你不好吗。” 女友摇着头,“你对我很好,只要是我想要的你都会给我,但是,我要的不是那些,我是要你陪陪我。” 靠! 女友继续说:“我只是想要一个能陪我的人,就这么简单的要求,可惜你给不了我。” 当初我对女友一见钟情,多方打听才要到她的微信,但她的朋友都劝我,这个女孩养不熟,不是你能驾驭的。 我不信,费了大半年才追上她,她那么漂亮,那么高贵,我就想把我最好的全给她,凡是她看上的,不论多贵我都买。 自然,花销也就多了,可我不后悔,我拼了命的工作,加班熬夜也不觉得辛苦。 如今,她却说,我不能好好陪在她身边。 我还能说什么? 我低垂着脑袋,摆手:“你滚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分开,还能保存我那一丁点可怜的男人尊严。 而我的女友,没有求我原谅或者其他,匆匆收拾了她的衣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家。 我去他妈的! 女友离开后,我像疯似的,把能砸烂的全部都砸烂了,第二天我就搬家了。 我要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 可是,我并不能做得像表面那么潇洒,我成天喝酒,喝醉了就给女友打电话,发短信,发微信,可她理也没有理我,我活得跟条狗似的。 浑浑噩噩大半年,每天无精打采,要么就是直接翘班,公司的老板索性把我给开了。 我过上了混的生活,每天晚上在酒吧度过,又从不同女人的床上醒来,有些女人看我长得不错,提出要跟我长期发展的要求,但都被我拒绝了。 这些女人跟我前女友一样,只能得到她们一时的情感,等她们玩够了,就会像丢掉垃圾一样把我丢开,毫不留情。 我承认,前女友对我的伤害,让我对女人有了偏见。 直到有一天,一个女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 她很漂亮,一身紧身的黑色连衣裙,脚上配上黑色的高跟鞋,连包裹她一双美腿的也是黑色丝袜。 有可能是一身黑色吧,她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她是夜色中的天鹅。 而这一只黑天鹅遇到了一些麻烦,一个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站在她面前,对她动手动脚,嘴里还说着一些轻薄的话。 “孙总,请你放尊重些。” 黑天鹅说话的语气冷冰冰,但那个孙总并不买她的账。放肆的伸手搂住了黑天鹅的腰,猥琐道:“江小姐,我没有不尊重你,只是想和你找个安静的地方谈谈,你看那里很安静,我们就去那里谈谈合同的事,怎么样?” 孙总一脸淫笑,说着话就想把黑天鹅拉到洗手间的隔断里。 “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黑天鹅拼了命的挣扎,可她这么苗条的身材,怎么可能挣扎过孙总这样的胖子? 夜总会的走廊很吵,没有人听见她的喊声,眼看着就要被人拉进去,就在这个时候,黑天鹅看见了站在洗手间门口的我。 那是一张美的让人心疼的脸,一双无助的大眼睛,就像是两潭深邃的清泉,让人情愿溺死在温柔乡里,永世不得超生。 那一瞬间,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救她!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她被一个恶心的中年人玷污,甚至碰她一下,都是对上帝的一种侮辱。 脑海里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我冲上去把黑天鹅拉到身后,反手直接给了孙总一个大腮拳。 “gnmlgb!” 我这么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面对一个早已经被酒色掏空身体的中年人,没有任何悬念,孙总被我一拳直接射进了男厕的马桶里。 我还想上去教训这个孙总,却被黑天鹅给拉住了。 “算了吧,跟他这种人计较不值得。”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还惊魂未定,我嗯了一声,下意识的回头看她,却发现她的脸有些红了。 右手传来了有些柔软的触感,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在拉着她的手。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我尴尬的把手抽了回来,她也不介意,只是给了我一个微笑。 洗手间里传来的声响终于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几个保安进来拉住了我,看见满嘴是血的孙总,他们选择了报警。我和孙总还有黑天鹅一起被带回了派出所里,不过因为有她作证,警察并没有为难我。 后来黑天鹅的几个朋友也到了,很关心的问她怎么样,有没有受欺负。可不知道为什么,其中一个女人的背影让我特别眼熟,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放心吧,我没事,是这位先生帮了我。” 黑天鹅这时候也已经恢复过来了,笑着看向我,他的几个朋友也跟着转过头来,可在我看清那个女人面孔的时候,我的心突然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是她!竟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