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的紧致让他闷哼出大叔你的太大了我难爱

曹向晨之前生病也是被实习护士扎过的,当然,他怎么好意思找这么可爱小护士的麻烦呢,所以只能让她来回的扎了。 针筒与血肉的一番搏斗之后,终于算是消停了下来,这让曹向晨也放松了起来,这个小护士到底是有多么的新手啊,竟然扎了自己七针才搞定,想必自己是第一人吧! “不好意思,你是第二个让我扎了七针以上的人,一会我请你吃好吃的的补偿你好了。” 第二个被她扎了七针的人,也就是说之前还有比自己倒霉的家伙喽,到底是谁会这么的倒霉呢。 曹向晨此时情不自禁的看了看冷明旭,冷明旭笑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这让曹向晨明白了,原来这个小妮子第一个试针的人竟然是这个小子,但是看他笑得如此的享受,应该还是不痛啊! 就在这个时候冷明旭的滴点已经搞定了,小护士走过去帮冷明旭开始了拔针,而她的动作让曹向晨看到了都有点担心冷明旭这个家伙了。 每次揭开胶布那针筒都会颤抖一下,冷明旭难道都不痛的吗?这个小子为什么还是露着笑容啊,他不会是没有痛觉吧! “啊!按住,不要松开。” 在把冷明旭的针筒拔出来以后他手背的鲜血流了出来,这让小护士吐了吐舌头,曹向晨看到冷明旭的样子让他很意外,这个小子竟然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他到底是有多么的贱次啊! “哥,不好意思哦,这几天让你受苦了,我会给你买好吃的滴。” 小护士的话让曹向晨有点意外了,她竟然叫这个小子哥,难道这几天的时间里,她已经跟这个冷明旭混熟了不成吗? 这个小子还真的是有点本事啊,不过这个精神病院的人也有点太不负责任了吧,一个人竟然被扎了这么多针。就算她是一个长得可爱的小丫头,但是她根本就没有达到就业的标准啊,根本就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护士,自己一定要去举报她。 虽然她长得很可爱,但是她确实不适合当一个护士,她今天是遇到了自己跟这个色色的家伙,如果她遇到了别人,恐怕她不会这么简单的就离开这里。 所以为了她好,自己也一定要去举报她才可以,劝她涉及未深,还是赶快离开护士这一行比较好。 “你要去哪里啊,咱俩聊会天嘛,我一个人很无聊滴!” 曹向晨没有搭理他,推着东东便向屋子外面走去了,因为他觉得这个地方跟精神病院可能不一样,因为给精神病打针是不会只有一个人进来的,所以曹向晨可以确定了,这个小子可能不是精神病,但是他绝对是一个‘病人’不会错了。 曹向晨走出病房之后,他看到了很多的人在走廊之中,有医生有护士也有病人,看来这里并不是精神病院,而是正常的医院。 难道说自己真的跟这个冷明旭说的一样,自己在江边认识他的,而且还受了重伤。但是自己却什么都不记得了,该死的,越想脑袋就越痛,还是不要在去想这些事情了。 此时冷明旭也已经走了出来,他想要看看这个曹向晨要去什么地方,自己真应该带着他去医生那里检查一下,看看他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怎么可能连自己的老婆都给忘记了呢。 “请问护士长在什么地方?” 曹向晨打算去找护士长举报刚才给自己注射的小妮子,如果护士长都不理这件事情的话,那么自己就只能去找院长来说了,自己绝对不能够让这样的小妮子待在医院之中,一个护士连牌牌都没有,还算是一个什么护士。 牌牌对自己来说到是没什么的,但是她的扎针功夫太厉害了,针针见血简直就是,这么下去岂不是会被她给搞死了。 “楼下自己找去。” 一个小护士回答了一下曹向晨,这让曹向晨很无奈。怎么这个医院的护士都是这么一个态度,自己到底是得罪了她们什么呢,为什么就不能对自己礼貌一点呢,虽然刚才的小护士表情很冷,但是她至少还跟自己说抱歉了呢。 那自己到底是要不要举报她呢,算了,态度好又能够怎么样,想请自己吃东西作为补偿又能够怎么样呢,自己虽然不计较她这么多,但是难免别人不会,自己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好。 说着曹向晨便向楼下走去了,此时冷明旭也跟着追了上来,为曹向晨拿着点滴便跟着他向楼下走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