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多了好几个男人上我我被男友当别人面做我

炎炎夏日,知了长鸣,大庙村村口的老槐树下,几个少年蹲在地上玩弹珠,几人灰头土脸,脖颈灰尘因为流汗积淀成一圈黑线。 槐树下,一座水磨石搭建的乒乓球台几近倒塌,上面坐着一个穿着花格衬衫的少年。与其他人不同的是,这少年眼中透露着同龄人没有的睿智。 他手里正拿着一本破旧书,摇头晃脑: “兵王必做事项第九百九十八条...弹村长的小丁丁...偷看隔壁隔壁杏花洗澡...” “兵王必做事项第九百九十九条...看最新的av,上最漂亮的女人,开最炫酷的跑车,住在最豪华的别墅里。” 少年名叫李建,他将手中的《兵王论》一书,狠狠的摔在地上。“什么玩意儿?在村里光读书有个屁用,一个都实现不了!” 他撑起手,赤脚落到泥巴地上,远远看着对他眼光异样,蹦蹦跳跳离开的小伙伴,脸上露出苦恼的神色。村长的小丁丁他弹过,隔壁杏花洗澡也看了,但是城里美女、豪车呢? 他家住在村后槐树岭,山涧深处坐落着一座庙堂,庙堂周围散落厚厚的树叶,两道溪流十字交错,弯弯曲曲的流向山脚,入山的路上,隐约传来脚步婆娑的声响。 李建还未入涧,便老远的听到山涧里传来慵懒惬意的声音:“小建啊...快给我到村口接人,今天来了客人。还有,把你的书给我捡回来!” 满脚是泥的李建鼻子差点气歪,目光幽怨的看了一眼山涧深处的小庙,赶忙赶到村口,将那本埋在灰尘里的《兵王论》在袖子上擦了擦,慌慌忙忙别在裤腰带上,然后用衬衫遮住,这才向村外走去。 李建远远的便看到村口来了几辆外观绚丽的铁皮壳子,此前在村口打弹珠的几个少年眼睛冒着绿光,跟着这几辆车逐渐跑回大槐树底下。 最前方车刚停,后座便打开,探出一把女式遮阳伞,紧接着伸出一条黑丝大长腿,顿时后面跟着的几个少年瞪大了眼睛,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她看上去三十出头,睫毛很长,面容带着几分苍白与疲惫。上身穿着浅灰色桑蚕丝编制的宽松高腰裙,套着青色的纯棉编织中袖长衣,下身丝袜上细密的纹路在太阳底下显得丝丝诱惑。 这女人四周打量,看到大槐树底下的李建,蓦然一愣,接着屁股一扭一扭向李建徐徐走来,拿出手机,看了看照片,又对比了几番,向李建问道:“你是李大哥的儿子?” “找我的?” 李建盯着女人精致的脸庞,吞了口唾沫,正色道:“是的,我叫李建,我爹让我在这里等你。” 女人皱起眉头,上下打量了李建几眼,灰色短裤,花格衬衫,脸上带着泥灰,微微撇嘴。 他的儿子,怎么会是这幅德行? 女人跟着李建穿过大庙村,来到后山涧,崎岖山路都是泥泞,令李建惊奇的是,这女人身手敏捷,踩着高跟鞋在山路上如履平地,甚至连灰尘都沾染的很少。 山涧小屋是清代留下的观音庙,里面伫立着一尊菩萨,岁月斑驳金身脱落,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风光。 一个胡子拉渣的中年男人躺在观音脚底下,手里拿着一只小坛子,目光平静的看着正对大门的小路。 原本女人跟在李建的身后,但随着那庙堂出现在视野当中,女人激动了起来,身形甚至越来越快,到后面,几乎是李建跟着这女人走了。 “有什么麻烦事吗?”男人又拿起酒坛子,喝了一口,脸色潮红。 女人见到李建他爹,欲言又止,脸上生出心疼的神色,却不敢多言,沉默良久,才轻声道:“菲菲现在是雪家唯一的继承人,我希望您可以出面稳固她的地位。” 她话还没说完,李光光瞥了一眼李建,微微一笑,突然开口道:“雪漫,我已经退隐了,你问问我儿子,看他愿不愿意去保护菲菲。” 就他? 雪漫很快蹙紧眉头,她转眼看着李建,看着后者的模样,心中莫名的心疼,她柔声道:“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您能让我更安心的了...” “这样啊...” 男人叹了口气,他眯起眼睛,思绪似乎回到很久以前,当他睁开眼的时候,一句话令雪漫和李建同时愣住。 “那你把菲菲嫁给我儿子吧。我的事放到他身上,也算给他的补偿。” 李建瞪大了眼睛,给我找老婆?开什么玩笑?老东西你还是不是人?我才十六岁,我可不想这么早结婚! “老子不结婚!”他一口否决。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男人罕见对李建重声说话,他目光平和,转向雪漫,“怎么,不愿意么?” 雪漫忍不住再看了看着装奇葩的李建几眼,有些为难,接着苦笑道。“李大哥...您这儿子,和您和真不像。”她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 李光光目光倏然变冷,走进内屋,将门关好。 “李建,你不是一直想实践么?老子今天就给你机会,不过你要记着,少了一条,你回来老子都要揍你。” 李建愣住,实践眼前一亮,心中乐哈哈,看了这么多年兵王论,现在终于有机会出去潇洒了。 出了门,雪漫转目看了一眼李建,眼中失望之色并未掩饰,她在门口停留了老久,这才轻声道:“咱们走吧。” “去哪?” “大城市。” “好玩吗?是不是有校花、有寡妇,还有...双胞胎?”李建双目露出精光,将书里看到的某些片段问了个遍。 “这些你都是在哪里学的?”女人气急败坏,这臭小子,将来可是要娶自己侄女的! “《兵王论》喽...”李建如实回答。 雪漫彻底沉默了,她想起很久以前,李光光笑着和她说:“这《兵王论》可是老子毕生的精髓,谁能学到,将来必将有所成就。” “你还会干什么?”女人深吸一口气,再次问道。 李光光想了想,打了个响指说:“应该会泡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