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放荡女纯肉辣文

“所以你的意思是,想让我追究你出老千的事?小子,当真皮硬啊?” “没错,正有此意!” “哈哈哈,有意思。”辛少爷放下手里的酒杯,在一众注视下缓缓起身,风光不以,“我本来想看在王使耀的面子上不追究了,没想到你主动往枪口上撞。” “谢谢辛少大度,但我是凭实力赢的,绝对没有作弊,这一点你可以详查。其次,你如果不信的话,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证明?”显然是来了兴趣的嘴脸,用看好戏的口吻招了招手,“好啊,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不过,我如果证明自己是清白的,麻烦你输的钱,一分不落的给我,顺便把今晚消费的单一起结了。” “很好,那你输了呢?” “任凭处置。” 定好规则,麦什不安的拉了拉周易的手臂,畏畏缩缩的靠在其身后。 周易动了动肩膀,示意他放心。 麦什担心的整张脸都快皱在一起,周易猜他已经想好了逃跑的路线,以及打电话向警察求助,说他是怎样的好学生,怎样被小混混围堵。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经上赌桌的赌徒,除了赢以外,没有下赌桌的资格。 气氛紧张的包厢里,周易被白布蒙住了眼睛,他要在四面码好的麻将里随意拿出十四颗,必须天和。 先不说天和按概率算约33万分之一,就蒙住眼睛这一点,不出老千,换任何人也不可能第一次做到。 包厢里的人都认为这小子必死无疑,但也有一部分人却在猜测是否会有奇迹发生。毕竟周易自信满满的样子,容易给人造成错觉。 过滤了耳边嘈杂的声音,腾空脑子里的杂念,用手指的宽度数着一整排的颗数,然后坚定的拿出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丝毫不手软,过程更是快的杂乱无章。 到最后一颗时,之前拿出的还没有排列。麦什突然尖叫着跪在地上,在他,不,在任何人看来,周易都是在玩一场毫无胜算的赌局。 麦什已经开始向辛少求饶了。 见辛少爷不为所动,麦什索性去拉屹立不动的周易跟他一起求饶。 周易摸完最后一颗时,众人的注意力仍然放在麦什身上。 周易扯下眼睛上的白布,辛少爷便悠哉乐哉的走到他面前,得意道:“怎么样?还敢说自己是运气好没有出老千?我看你神经兮兮的样子,比神棍还神棍,真以为自己有超能力啊?” 说话之际,辛少爷抬了抬手,示意身后的跟班将桌子上的钱装起来,不料被周易阻止。 “慢着。” “哟,还想证明什么?你命比钢铁硬?” 周易笑的极其好看,细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辛少,咱们可是说好输了才任凭处置,我这还没看到结果呢。” “行,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辛少爷走过去,悠然自得的哼着调子,“让我们来看看他瞎摸的牌多没有关联,这跟这,哈哈,来这再跟这……” 辛少爷的笑容逐渐僵硬下来,忽然暴怒而起,抓起牌就往周易身上砸,“妈的,你还敢出老千!” “我出老千?你是指,我蒙着眼睛在众目睽睽之下,摸着你拿来的东西出老千?或者辛少觉得我有透视眼?” 辛少爷也觉得说不过去,却不愿意承认自己输了。对着跟班发了一通脾气,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麦什腿软的倒在地上,许久才缓过劲来,目光呆滞地拍拍胸口,“大爷的,还以为今晚要命丧于此了。周易,你小子真的神了,到底怎么赢的?” “告诉你了,我以后还能混饭吃吗?” 王使耀殷勤的送完辛少爷后,满腔怒气的来到周易面前。 “寇一,你回去歇几天。以后有需要的时候,我再打电话给你。” 周易无所谓的点头,然后拿起桌子旁边的购物袋,打算装完钱走人。 王使耀却一把按住他的手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玩什么把戏。” 麦什从地上爬起来,云里雾里地挡在中间。 “你俩这架势是要干嘛?咱们赢了耶,有大笔钱可以花了啊!” “你除了钱还懂什么?”王使耀将矛头转向麦什,“得罪辛少爷就等于得罪了一帮他这样的人,你觉得他们会善罢甘休?” 周易挑着眉头,依旧不服软的语气,“呵……赢都赢了,你难道还打算退回去?这么大方?” 王使耀压制脾气的叹了口气,“没错寇一,你确实是颗摇钱树,但咱们赚再多,也他妈要有命花。”说着,他从铺满桌面的纸张里,抓出一把塞到周易怀里,“看清楚了 该你们的一分也不会少,我只求你下次稍微长点脑子,不要每一把都赢的像在玩老千,不是谁都有耐心看你证明自己的清白,懂吗?” 麦什插着腰想说什么,却被周易架着胳膊拉出了灯红酒绿的场所。 一路上骂骂咧咧个不停,“不是,他什么意思?他拽什么?没有你他能赚这么多钱吗?他横什么?周易你为什么要在他面前忍气吞声?你才是咱们三个里面的老大,你不是应该理直气壮一点吗?” 周易耐心听着麦什的唠叨往前走,实在不愿意打破麦什短浅的目光。 岂料走出门口,他刚从裤兜里拿出香烟点燃,然后习惯性的抖了抖。下一秒,居然神奇的看见任纪生等在外面。 然而身旁停着的却不是早上那辆破车,而是一辆无比招摇的新车。就这车的价格,估计得花掉他这些年所有的积蓄。 周易竟然有些替任纪生心疼,拿死工资的人肯这样奢侈,恐怕不是为了来接他这么简单。 吸了口指尖的香烟,周易突然冷笑了起来。 呵呵,有女朋友的人就是不一样啊,生怕不体面。 但是任纪生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 由于距离有些远,导致周易看不清任纪生的表情。 麦什却阴阳怪气地凑到他耳边说:“你瞧你,人家就差把心掏出来对你好了,你还恨他什么?知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