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俄罗斯乱妇

“怎么这么快,我见鬼了?” 揉了揉眼,一脸懵逼的张顺利赶紧追向王大志。 走到家门口,王大志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阵吵杂的争吵声。 “村长,你和他们说说,这钱我家肯定会还。但现在庄稼和桃都没熟,等秋天庄稼和桃熟了时,这钱我一定还上。” 王家院子里,詹秀芳一脸哀求的看着赵元利和郑二黑等人,不断的求情告饶。王华华站在詹秀芳身旁,抓紧衣角,有些担忧和惊慌的看着郑二黑几个小混子。 屋子里,王富贵躺在床上,眼中满是绝望。他是个要强的人,日子过成这样,他真恨不得为什么自己不赶紧死了。 “秀芳,这钱要是我借你的,那一切都好说。可这钱不是我借你的,我就是一个中间人,人家要钱,我也没办法。” 赵元利紧锁眉头,露出了一副无能为力的模样。 “二黑哥,您看,您能不能通融几天,等秋天,秋天庄稼卖了,钱我一定还你。”看着郑二黑,詹秀芳再次求请。 “还个屁,就你们那点庄稼和猕猴桃,能卖五万?”扫了詹秀芳一眼,郑二黑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五万,不是三万吗?” “你家借钱没利息啊,真以为江哥是开福利院的?” 瞪了詹秀芳一眼,郑二黑色眯眯的看着王华华:“其实吧,倒也不是不能给你通融一下。只要让华华陪我睡一觉,再和我去镇里打上几年工。到时候不仅你家欠的钱可以还上,运气好,没准一年还能赚个一两万。” “二黑哥村长,华华还小,你们可别打华华的主意。” 看着郑二黑和赵元利,明白郑二黑的意思,詹秀芳把王华华拦在身后,一咬牙,便向着郑二黑和赵元利跪下:“村长,二黑哥,我求你们了。” 跪下的一瞬间,詹秀芳再也忍不住委屈,泪水夺眶而出。 “秀芳!” “羞先人啊!” 屋内,王富贵紧咬牙关,眼中满是浓浓的不甘和愤怒。 “这。” 见到詹秀芳跪下,赵元利退后两步,嘴角一抽,还是看向郑二黑:“二黑,要不算了,等到秋天再说?” “等个屁!” 伸手推了詹秀芳一把,这郑二黑便伸手去抓王华华:“别和老子说这些没用的,没钱,那就拿人抵!” “王华华,识相点就跟老子走,别逼老子动手!” 盯着王华华,郑二黑凶相毕露:“别忘了你爹的腿是怎么断的,你要识相点,那还算了。你要不识相,信不信老子把你妈的腿也打断?” 说着,郑二黑伸手便向着王华华抓去。王华华虽然穿着破旧,但模样却不错。弄到城里打扮打扮,这个年龄,一定客源爆满! “别碰我。” 靠在墙壁,王华华大眼睛中满是绝望。面对郑二黑的欺凌,无力反抗的她,泪水如瀑布般掉落。 “给我住手!” 没等郑二黑抓住王华华,一声爆喝便响彻在众人耳畔。只见到双眼通红的王大志迈步冲进院子,他直接挡在王华华身前,拦住了郑二黑。 “哥,你怎么回来了,你没跑?” 听到王大志的声音,睁开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王大志,王华华眼中满是诧异。她还以为家里出了事,王大志吓的躲走了呢。 “妈,你起来。这群混蛋,不值得您跪。”王大志没有回答王华华,而是对着跪在地上的詹秀芳说道。 “大志。” “阿姨,你快起来。” 这时候,张顺利和杜庆月也走进了院子里,杜庆月是王华华的闺蜜,听到王家出事,便和张顺利一起跑了过来。 “小月。” 王华华和杜庆月扶起詹秀芳后,两人扶着詹秀芳,让詹秀芳在一旁坐下。 “大志。” 看着郑二黑和他背后的两个小弟,张顺利四处一扫,从院子里捡起一把柴刀,便提着柴刀走到了王大志身后。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态度却很明显。 “好兄弟。” 对着张顺利点了点头,王大志冷眼看向郑二黑:“我爸欠了你多少钱,这个钱,我还!” “你丫的谁啊?” 没见过王大志的郑二黑盯着王大志,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还个屁,没事赶紧滚,别让老子干你。” “王大志,你怎么回来了?” 赵元利十分诧异的看着王大志,不由得惊问出声。 “叔,我怎么就不能回来,我又没死?” 嘴角闪过一丝冷笑,王大志笑着回答了赵元利。 “咕咚。” “没事,能回来,当然能回来。” 被王大志一番反问,赵元利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脸色有些强硬。他额头上满是冷汗,咀嚼着王大志的话,他潜意识觉得,王大志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王大志,你就是王富贵的儿子王大志啊。” 听到赵元利的话,郑二黑盯着王大志:“既然你是王富贵的儿子,那父债子偿,你的确该替你爹还债。五万,拿出来我就走。” “我现在没钱,你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后我一定把钱还你。” 王大志冷声回答了郑二黑,现在一贫如洗的王家,连五千块钱都拿不出来,更别提五万。 “三天,你确定你三天时间,你能搞到五万块?” 嘴角一抽,郑二黑对王大志非常不屑。但看着张顺利提溜着的柴刀,又看着外面逐渐聚集起来的村民。这次没带几个人的郑二黑,还真不敢把王大志逼急了。 “小子,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老子便给你一个面子,给你三天。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到时候你要拿不出五万块钱,那便别怪老子动手。到那时,老子只能拿人抵债,把你妹妹带出去卖!” “走!” 放了一句狠话,郑二黑一挥手,便准备带着两个小弟离开。 “我让你们走了吗?” 见到郑二黑想走,王大志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他微微动身,便挡住了郑二黑:“钱我会还,但今天这事,可不能这么算了。我妈,可不能被你白打了。” “小子,你找死!” 听着王大志地话,郑二黑顿时大怒。一向都是他拦人,还从没有人敢拦他。怒吼一声,郑二黑直接一拳向着王大志脑袋打去。 “嘭!” 面对郑二黑打来的一拳,王大志下意识的直接一掌挥手。轻而易举的,他便接住了这郑二黑攻来的一拳。 “难倒昨天的梦是真的,我真获得了古族传承?” “古契还真没有忽悠我,这朱果果然可以强身健体,我现在的力气,的确要比以前大多了。”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按照脑海中古契传来的记忆。王大志微微用力,便把这郑二黑的胳膊,扭了一圈。 “嗷,混蛋,你小子找死!” 被王大志扭歪胳膊,郑二黑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找死的是你。” 松开郑二黑的胳膊,王大志一脚踢出,直接踢在了郑二黑的屁股上。 “噗通。” 屁股挨了王大志一脚,郑二黑以狗吃屎的姿态爬在了地上。他不偏不倚的,脑袋正好磕在了砖头上,磕掉了一个板牙。 “妈的,给我打,给我打死他!” 摸了一把嘴上的血,郑二黑愤怒的瞪着王大志,他对着两个小弟一挥手:“妈的,给我废了他!” “干他!” “上。” 听到郑二黑的话,这两个小弟举起腰间别着的钢管,便向着王大志打去。 “大志,我替你拦住他!” 张顺利冲了过来,替王大志拦住一个郑二黑的小弟。 “找死。” 面对这个举起钢管打向自己的小弟,王大志歪腰侧身,便避开了这个小弟。虽说刚刚得到古神传承,没有练习古神练气决。但靠着多年打架的经验,单打独斗,王大志也不会惧了这个小弟。 更何况,此刻的王大志还力大无穷! “嘭。” 躲过这个小弟打来的砍刀后,王大志身体一转,便提住了这个小弟的衣服。抓着这个小弟的衣服,王大志硬生生把这个小弟举起。照着地面,他就狠狠一摔。 “嘭。” “噗嗤。” 这个小弟被王大志摔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已然失去了战斗力。 “给我滚蛋!” 而另一旁,在一个王家本家兄弟王大才的帮助下,张顺利和王大才,也把这个小弟按在了地上。 “妈的,真是给你们脸了。” 看着两个小弟被按住,郑二黑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他知道这次是栽了,想走,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没错,借着赵江的名声,郑二黑在高塘镇一向都是横着走。但哪里想到,今天会碰到不按常理出牌的二愣子王大志。 “小子,你就不怕江哥弄你?” 盯着王大志,郑二黑只能够搬出赵江:“我可是江哥的人,你今天敢动我,江哥绝不会放过你。” 听到郑二黑的威胁,王大志嘴角闪过一丝冷笑:“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我只是和你算算账。” “你。” 见到王大志不惧赵江的威胁,郑二黑只好给赵元利使了个眼色。 “大志,要不算了?” 赵元利走到王大志身旁,小心翼翼的对着王大志说道。 “叔,别急,你的账一会再算。” “咕咚。” 听到王大志的话,看着王大志的眼神,赵元利浑身一颤。他发誓这辈子都没见过这样可怕的眼神,漠视和高傲,他在王大志的眼中,似乎宛如一只卑微的蝼蚁。 对着赵元利笑了笑,王大志冷眼看向郑二黑:“华华,他刚才是用那只手推得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