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精品女主播在线视频

难怪刚才怎么都找不到呢,原来,被马铁军这混蛋藏在身上了。 林三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真他妈够变态的,竟然把这玩意儿藏在身上,是不是偷个空儿,就要嗅一嗅讷讷。 他不过随便那么一想,但不曾想,马铁军竟然真的拿着那底裤,放在嘴边,贪婪的嗅了一大口,然后非常满足的说,“哇,还有申晴的味道,真是让人心里痒痒啊。” 薛艳艳皱起眉头,诧异的看着他说,“马主任,你,你是说,这个底裤,是是申晴的。” 马铁军洋洋得意,像是拿着一件战利品一样,说,“今个儿,咱们不是导演了那个孕妇出事的事情嘛。病人家属和警察都闹到了申晴的办公室里,当时她打开门的时候神色不安,脸色不自然,那超短裙皱巴巴的,像是刚刚撩上去的。我当时看到这情况,就知道这里面肯定大有文章。” “然后呢?” “然后嘛,嘿嘿,”马铁军挑了挑眉头,非常神气的说,“我眼睛尖,就扫到了申晴的办公桌的抽屉口里,有这么个底裤。于是,我趁着她没注意,就将这底裤给顺走了。” 薛艳艳丢给他个白眼,淡淡的说,“马主任,你这不也没什么嘛。你偷申主任一件底裤,能有什么用处呢?” “要是仅仅就是这么一件底裤,那倒也没什么。不过你仔细看看,这底裤里面都是什么?”马铁军说着,将那底裤撑开了,在薛艳艳面前晃了晃。 此时,林三也好奇的探过头来,张望了一眼。 他看到那接下来的一幕,差点没叫出声来。只见那底裤上面一片明晃晃的粘液,而且底裤的下面竟然有两个手指粗细的窟窿眼。好好的底裤上,怎么会有窟窿眼呢,林三又不是傻子,马上就想到了一副画面来。哇,申晴该不会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练金手指吧。那画面,单是想想就足够辣眼睛啊。 但,这还不是最让他感觉震惊的。马铁军随后在底裤里面摸索了一下,随手捏出一大撮的毛发。他看了看目瞪口呆的薛艳艳,得意的笑道,“艳艳,你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吗?” 薛艳艳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不过她终究是个女人,碍于面子,脸颊迅速一片羞红,有些尴尬的说,“马主任,这,这里面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毛发呢?” 马铁军笑着说,“这还不简单嘛,申晴那娘们那方面需求旺盛,不过平常却没男人给她滋润,这不,只能自己解决。天长地久,这底裤都给扣出洞洞来。嘿嘿,咱们今天闯进来的时候,她估计就是在自己玩呢。不过,她也很担心自己这毛发旺盛的秘密被人发现。所以,一边玩着,一边剃毛。” 薛艳艳似乎有些明白了,吃惊的说,“所以,我们当时突然进来,她来不及做反应,就将那毛发都塞进底裤里,塞进抽屉里了。” 马铁军下流的笑着,一手搂着她的腰肢,顺势在她那翘翘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你说呢。嘿嘿,我现在掌握着她这么重要的把柄,你说,她能不乖乖就范吗?” 薛艳艳摇着头,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真没想到,申主任平常那么冷漠高傲,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这背地里,竟然,竟然会这么……” “狗屁女神,迟早我会让她乖乖对我言听计从的。”马铁军狠狠啐了一口,那一双眼眸里却闪动着激荡的欲望。 林三暗骂了一句,突然也明白了。难怪申晴之前给他撒谎,原来,这底裤里藏着她这么大的秘密,这着实让他感觉意外。 “马主任,你打算怎么用这个底裤呢?”薛艳艳此时也充满了兴趣,看来,她似乎对自己能否提副护士长也充满了信心。 马铁军阴森森的一笑,搂着薛艳艳说,“艳艳,现在要对付申晴,最大的障碍物就是林三那臭小子。要不是这个乡巴佬,我今天的计划就得逞了。妈的,到手的主任位置,愣是让这小子给搅合了。” 林三看着他那狼狈的模样,心里暗暗得意。搅合你,这才只是开始呢。 薛艳艳迟疑了一下,担忧的叫道,“马主任,林三这小子似乎有些能耐啊。你看他今天随便在孕妇身上点按了几下,她竟然奇迹般的起死回生了。” “狗屁,我看他就他妈是瞎猫撞上死耗子了。”马铁军狠狠骂了一句,说,“艳艳,我这里有个主意。我听说这小子还是个雏儿,你这样使出个美人计……嘿嘿,到时候让这小子乖乖就范。” 林三虽然和他们相隔有些距离,但听的一清二楚,心里暗骂了一句,王八蛋,想给我使套。 马铁军给薛艳艳出的也不是啥高明的招儿,无非就是要薛艳艳约林三吃饭,给他下药。然后带他开房,不过,林三到时候裤子恐怕还没扒下来,就会有一群人出来,对他趁火打劫了。到时候,林三就只有乖乖就范了。 这种阴招,虽然并不高明,但对男人,却基本上是百发百中。 薛艳艳听完马铁军的话,起初还很反对。但随后,马铁军搂着她,向她大包大揽,只要清除掉林三,他就可以轻易收拾了申晴。那么,到时候别说给薛艳艳提到副护士长的职位,就是扶正都不是问题。 薛艳艳被马铁军说的心动了,勾着他的脖子,又是亲,又是吻的。 把马铁军勾的又像是上性了,抱着她,就又要冲上去。 林三心里暗骂着,都他妈不行,还这么死撑。 他可没工夫看他们这么亲热,他一眼瞄到了那个底裤。 这会儿,马铁军大概是太投入了,随手将底裤扔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林三这才猫着腰,悄悄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 马铁军就和薛艳艳压在桌子上,此时正热火朝天的干劲十足。大概是太投入了,也没看到周围。 林三发现机会来了,鬼鬼祟祟的凑到旁边来,一抬头,扫到那底裤,迅速抓着那底裤。 他正想缩回手,忽然手被薛艳艳的一个手给抓住了。 那女人估计太投入了,忘情的叫着,“马主任,快,快给我摸摸那里,人家难难受死了……” 林三挣扎了一下,没挣脱开。他也不敢太大力,被发现就不好了。 那个手就被薛艳艳顺势探到了身上去,抚着那一片惹火的傲然…… 林三只是轻微碰了一下,也不敢太大力。 但薛艳艳就娇声嗔怪道,“唉,马主任,你真是坏死了。成心要撩人家嘛。别这么摸,大力一点的,快啊。” 马铁军也不知道是否没顾上,只是吭哧吭哧的叫着,哎哟,不行了…… 林三算是彻底没招了,行,这可是你让我大力的。他坏笑了一声,用力抓着那一大片柔软,几根手指快速点按了几下。 薛艳艳龇牙咧嘴的痛叫了一声,“妈呀,好疼啊。马铁军,你他妈的,要抓死老娘啊。” 就那么一个空挡,薛艳艳丢开了手。林三趁机缩回手,就地打了一个滚儿,钻进了桌子底下。 这时,就听到外面传来马铁军无辜的声音,“艳艳,你,你说啥呢,我咋听不懂啊。” “你,你还给我装糊涂。我刚才只是让你帮我大力的揉揉,你却往死里抓我。哎哟,我要要被你给捏碎了。” “我,我没有啊。我刚才……” “当当当”忽然,外面传来敲门声,“马主任,外面有人找你,说是和你早就约好了。” 马铁军仓促的应了一声,“啊,好,你让他等着,我很快就过去了。” “哎呀,我咋把这个事情忘了。艳艳,咱们先这样吧,我还有点事情忙。” “马主任,谁啊,让你这么神色匆匆的。”薛艳艳酸溜溜的问道。 “就是那个一直对申晴穷追猛打的赵公子呗,他今晚要约申晴吃饭,让我给他弄了一点药。”马铁军下流的笑了一笑。 听到这个赵公子,林三也吃了一惊。赵公子叫赵旭阳,是一家医药公司老总赵东来的儿子。这小子仗着他老爹赵东来和院长,甚至县里的头头们有关系,可以说无恶不作,就是个典型的地头蛇。 林三早听说过这家伙想追申晴,什么法儿都使出来了,无奈申晴就是不感冒。(这倒是奇怪,申晴这么需求强烈,竟然对男人还不感冒) 不过,他没想到,马铁军竟然和着赵旭阳也有关系。 薛艳艳非常吃惊的说,“马主任,你是打算帮着那赵公子对付申主任吗?” “艳艳,你这就不动了。讨好这个赵公子,我以后别说做到我们妇产科的主任位置,说不定院长的位置都能升上去。” 林三这时听到啪的一声响亮的声音,接着就看到马铁军匆匆的开门出去了。 这时,薛艳艳嘀咕了一句,“哼,中看不中用的老流氓,也只和小孩子一样打屁股了。唉,林三,我要对不起你了。要不是为了升职,我还真想和你睡一下呢。你那本钱,可比这马铁军大多了。” 薛艳艳笑嘻嘻的说着,随即也出去了。 林三暗暗吃惊,赶紧看着自己的裤裆。靠,薛艳艳怎么知道自己的本钱多大。难不成,她偷看他上厕所了。 林三确定薛艳艳出去后,赶紧从这里溜了出去。 他走过来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马铁军拉着一个二十多岁出头,流里流气的青年,鬼鬼祟祟的朝外面走去了。而且,那家伙不经意的将一瓶药偷偷塞给了他。 没错,那青年就是赵旭阳。 林三也不敢想太多,赶紧跑去申晴的办公室,他必须提醒申晴。对这女人虽然没啥好印象,但眼睁睁看着这么一棵好白菜让猪啃了,也是够遗憾的。 林三来到办公室里,申晴迫不及待的就起身迎上来,抓着他的胳膊忙不迭的问道,“林三,找到了没有。” “找到了,不过,申主任,我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给你说。”林三扫了眼申晴不断抓挠着短裙下的扭捏双腿,慌忙说道。 “申主任,什么事情不能我们约会完再说吗?”这时,外面门打开了,门口站着个人,是赵旭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