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天搞我11次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我们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复杂的情绪。 真的没有想到,我竟然会有一天在这种地方遇见孟娜,时隔半年,她比以前更漂亮了。可能是因为穿着的原因,她气质比从前好了不少,妆容也很精致,站在一个男人身边,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很英俊,大概三十出头的年纪,西装笔挺,一看就知道是个成功人士。呵呵,难怪孟娜会劈腿,如果我是个女人,那么我肯定也会选他,而不会选择我自己。 “小比崽子,你给我等着!” 走出派出所之前,那个孙总还给我放了句狠话,不过很快就被人给怼了回去。 “呵呵,孙茂成,今天和江楠的账还没跟你算清楚,你还敢威胁别人?你那公司是不是开腻了?” 原来黑天鹅的名字叫江楠,并没有多好听,却很符合她那种温婉神秘的气质。 这句话,是从孟娜身边那个男人嘴里说出来的,看来他不单单是外形好,家庭背景也肯定差不了。说真的,我竟然开始理解孟娜为什么劈腿了,比起我一个刚刚毕业的屌丝,人家更方面都要强得多。 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那一瞬间,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屈辱的挫败感。 想到这,我又下意识的去看了一眼孟娜,却发现她的目光有些躲闪,似乎不敢看我,低着头,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我突然觉得有些可笑,曾经如胶似漆的一对恋人,现在竟然变得连看一眼对方都不敢,这实在是有些讽刺。 孙总似乎很怕孟娜身边的男人,被怼了一句之后他连忙灰溜溜的离开了派出所,江楠和几个朋友也打算离开了。也是因为孟娜的原因,我本来没想跟她们一起走,不过江楠主动走到了我面前。 “今天真的谢谢,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 她很真诚的对我鞠了个躬。 “可以给我一张名片吗?如果可以的话,明天我想给您一些钱当做感谢,希望您能接受。” 她的态度很好,说话也恰到好处,不知道为什么,在她说出要给我钱的时候,我竟然没有感觉到厌恶。 “不用了,我不缺钱。” 我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这件西装,虽然不贵,但不管怎么说也是个小名牌。 “况且我认为,像你这样的大美女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你觉得呢?” 听见我这句半开玩笑的话,江楠的态度也轻松了不少,她微笑着挽了挽头发:“可你毕竟帮了我,欠人情债的滋味可不好受啊,那您说说,想让我怎么还您这个人情呢?” “别总是您您您的,我听着别扭。” 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她。 “我叫孙文,你要是真的诚心感谢我,那不如以身相许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还偷偷的看了孟娜一眼,江楠的朋友,包括江楠在内都知道我是在开玩笑,所以并没有当回事儿。甚至还有跟着起哄的,跟江楠说我也挺帅的,还这么爷们儿,要不然我俩就这么凑合凑合也不错啊。 唯独孟娜自己,我明显感觉到她的身躯猛的僵硬了一下,身边那个男人似乎也发现了她的异常,小声问她怎么了?孟娜摇摇头,下意识的加快了步伐,先一步走出了派出所的大门口。 她这个动作,反倒弄的我心里有些不舒服,都已经分手这么久了,孟娜还会因为我的一句话而紧张,难不成她心里还有我? “以身相许也不是不可以啊,如果你是我的男朋友,那我每天都会对你以身相许的。” 我的思绪被江楠一句话给拉了回来,听见她这么干脆的回答,我也有些愣住了,想不到她也会跟人开这种玩笑。 她把我的名片接过去,又从包里掏出了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我。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要的报答就是想让我以身相许,那我会给你这个机会让你成为我男朋友的。” 我是真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大方,竟然开起我的玩笑来了,其实我也是那种比较能说会道的人,这也是半年来陪客户练出来的本事。如果放在平时,我肯定借坡下驴的跟她调上情了,但今天见到了孟娜,让我突然有些意兴阑珊。 “算了,我跟你开玩笑的,这件事你也不用放在心上,等有时间请我吃顿饭就行了。” 我冲她笑了笑,刻意放慢了脚步,和江楠的朋友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不过我有件事挺好奇的,希望你能帮我解解惑。” “好奇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 我看了一眼站在大门口的孟娜。 “刚刚和那个孙总说话的人是谁啊?还有他身边那个女人,是他女朋友吗?” “那是海峰集团的陈海峰啊,咱们市的十大青年企业家里就有他,你不知道啊?站在他身边的,当然是他女朋友啊,难道还能是他妹妹?” 江楠回答的理所当然,可听见她这句话,我心里突然觉得有些堵得慌。其实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但江楠帮我确认的一瞬间,我突然有种冲上去揍那个陈海峰的冲动。 “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我耸耸肩,装作若无其事的跟江楠说没什么,就是感觉孙总挺怕他的,所以有点好奇。不过能跟他们这样的人交朋友,看样子你应该也不简单吧? “我有什么不简单的啊,名片上都写着呢,就是一个普通的部门经理。” 她把我的名片放在包里收好。 “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谢谢你,如果明天有空的话,我想请你吃顿饭。” 因为孟娜的关系,我心情有些不太好,精神也有点恍惚,随口应付了一句明天再说吧。她似乎也看出了我有些不对,也就没再多说,只是问需不需要顺带着把我捎回家,正好他们开了车。 “不用了,我家就在附近,你先回去就好。” 我随口敷衍着,开什么玩笑,如果我说需要,等出去之后江楠叫陈海峰和孟娜送我怎么办?我真怕自己控制不住去揍那个陈海峰一顿,毕竟他给我戴了绿帽子,不管是不是孟娜先勾引的他,这种羞辱我都忍不了。 但我也清楚自己现在不是他的对手,他们人多,而且他有背景,我现在找他麻烦纯粹就是自己找死。人家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觉得这句话对我来说特别合适。 后来江楠和她的朋友们离开了,我清楚的看见,孟娜和那个叫陈海峰的男人上了一辆保时捷。 记得孟娜曾经跟我说过,说她想要好多的名牌包包,想要巴宝莉的围巾,想要穿杜嘉班纳的衣服,还想要我开车豪车带她去兜风。如今,她所梦想的一切全都有了,我觉得自己应该祝福她,只是那个开车豪车带她兜风的人是孙海峰,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