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翁吃我奶小丫鬟把奶尖送到王爷口中

就在王海柱刚沾染到一丝湿润时,忽然一阵敲门声传来,接着就听到清脆的叫喊声:“嫂子快开门,我是乔莲。” 此刻正处在兴奋状态的杨梅,吓得赶紧松了手,然后起身弯腰将裙子捡起,接着迅速穿好。 王海柱有些慌张的问杨梅:“杨老师,现在怎么办?” “海柱别怕,杨老师这就去把人赶走,等会儿回来继续。”杨梅说着,连忙放进了裤衩里,然后拉上裤子拉链,这才来到门边拿着伞走出了房间。 外面狂风呼啸大雨如注,杨梅心里很庆幸,如果今天不是遇到王海柱,她一个人这个时候肯定摘不完荔枝,那荔枝恐怕都要毁掉了。 打开门的杨梅刚要开口说话,对面绑着两个辫子的乔莲先开了腔:“不好意思啊嫂子,刚下工,我还没有吃饭呢,你吃了没?” 杨梅的小姑子乔莲今年二十三岁,到现在还没嫁人,这在农村已经算大龄女青年了。不是乔莲嫁不出去,而是她长得漂亮心气傲眼光很高,加上水月村的男人在三年前的矿难中死了一大半,还有一部分都外出打工去了,剩下的不是老头就是丑八怪,所以至今还是黄花大闺女。 杨梅没回答乔莲的问题,而是直接讲道:“嫂子不用你陪了,你赶紧回家吃饭吧。” 乔莲虽然读书不多,但古灵精怪,见杨梅有些奇怪,便开玩笑道:“嫂子,你不会在屋里藏了男人吧,不然怎么会不需要我陪你呢,你不是最怕雷电天气的吗?” 杨梅知道乔莲是瞎猜的,但还是羞的满脸通红,乔莲见状大叫道:“哎呀嫂子,你屋里真的有男人啊?” “胡说什么呢,没有的事儿。”杨梅赶紧矢口否认。 乔莲侧了一下`身子,绕过杨梅往屋里跑,一边跑一边笑着说:“有没有男人,我进屋看看不就知道了,就算……” 掀开帘子看到床边坐着的王海柱,乔莲的话戛然而止,当她看到王海柱裆部的异样时,好像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他是我以前的学生,今天刚回来,要不是他帮我摘完荔枝林的荔枝,今年的荔枝恐怕都要毁了。”杨梅快步走过来向乔莲解释道。 杨梅见乔莲一直盯着王海柱的裤裆处,于是拉着她说:“你不是还没吃饭吗,走,跟嫂子去厨房。” 来到厨房,杨梅对乔莲说:“今天嫂子摘荔枝有点累了,你做饭吧。” 乔莲嘿嘿一笑问杨梅:“嫂子,你不会是想男人了,所以才把人家留在家里的吧?是也没关系,我哥都死了好几年了,你也是该找个男人继续生活了,不然自己的地没人种,旱死可怎么办,对吧?” “死闺女,你懂什么呀,净胡说八道!”杨梅娇嗔的说着,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乔莲的额头。 乔莲撅着嘴说:“我怎么不懂了,不就跟胡萝卜的感觉一样吗?” 杨梅一听,双腿不由自主的夹在了一起,乔莲一看伸手掀起了杨梅的裙子,见杨梅里面没穿,于是瞪大了眼眸兴奋的说道:“嫂子,你是不是也偷偷做那事了。” 杨梅赶紧打开乔莲的手,让她好好在厨房做饭,然后走出去来到王海柱跟前,她看着发呆的王海柱问道:“海柱,是不是还难受着呢?” “没事的杨老师,要不我回家吧?“王海柱起身,有些纠结的说道。 王海柱藏在裆里的混账家伙,现在还没消停下来,因为他满脑子都是杨梅赤条条蹲在他面前的场景,本还想着马上能体会到做男人的乐趣,冷不丁被撞破,没跳脚都算好的了。 杨梅于心不忍,抓过王海柱的手就放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对王海柱说:“都是杨老师不好,不要怪我啦,等吃过饭她睡着了,我们还可以继续的。你现在可以抓一抓老师的,当做利息好不好?” 王海柱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把玩起了手中的饱满。 还没捏几下,厨房里发出乔莲的叫喊声:“嫂子啊,擀面杖放在哪里了呀?” “不就在墙上挂着呢。” “没看到,要不你过来找找。” 王海柱见状把手抽了出来,他对杨梅说:“你过去吧杨老师,我没关系的。” 杨梅凑过来将身子贴着王海柱,她的香唇吻在了王海柱的脸上,作弄似的王海柱的嘴角留下一条丝线,这才转身去了厨房。 王海柱摸着嘴角,笑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现在痛并快乐着。 等饭做好,仨人坐在一起默不作声的吃完后,杨梅催着乔莲去睡觉,俩人回到床上睡下,王海柱却在厨房的板凳上坐着。 杨梅等了一会儿,小声叫了几声乔莲的名字,乔莲并没睡着,不过她闭着眼睛不吭声。见乔莲没反应,杨梅这才蹑手蹑脚的下了床,然后来到厨房。 王海柱见杨梅过来了,相当开心,杨梅见王海柱在笑,问他:“傻笑什么呢?“ “看到杨老师就开心,杨老师你还会给我看你的身子不?“王海柱问道。 杨梅温柔的笑了笑,将连衣裙脱掉,王海柱见状起身抓着杨梅,杨梅顿感一阵舒爽,轻哼着朝海柱小腹下摸索了进去…… “海柱,是不是想要了?”杨梅喘着粗气道。 不等对方回应,她就直接蹲了下去,将一张小嘴探了过去。 此刻躲在门旁的乔莲看到王海柱健壮的身体……顿时吃惊不已,虽然没见过男人的身体,不过书本上的描写也能让她脑补出来,然而真真切切的见到,乔莲还是震撼到了。 乔莲一边看着两人刺激的场面,一边伸出手隔着衣服安抚了起来……乔莲觉得这样不过瘾,夹着双腿不由自主的厮磨了起来。 “唔……”杨梅呜咽着,不知是兴奋还是痛苦。 然而王海柱只觉的身在云端,而门外的乔莲干脆将身上衣服也脱掉了,两条白腿在地上岔成了诱人的弧度,一双手渐渐…… 外面的风停了,雨也慢慢变小起来,乔莲却情不自已的发出了哼唧声。 声音愈来愈大,在此时变的异常突兀。杨梅感觉不太对劲儿,鼓着腮帮子扭头一看,俩人四目相对。 杨梅眉头一皱,不知想到了些什么,站起身紧搂住王海柱的头娇喘道:“海柱,嗯……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