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让受含着睡觉的文攻在受体内一起走路被工地工人轮

随后我去厨房做晚上的饭菜,想让她去给我做一顿吃,那基本上是不用想的。 不过这也间接的促使我的厨艺慢慢的进步,后来才明白会下厨的男人,厨艺都是逼出来的,因为身边都有一个懒的出油的女人。 可是我发现自从说了黄金贵这个名字,王晓晨就一直心神不宁的,好像在担心什么,她甚至都没精力对我进行日常的奚落。 随即我发现我挺贱骨头的,没有听到她刁难我的声音反而觉得不舒服。 吃完饭后,我也没再去在意了,觉得这样其实挺好,王晓晨就没有精力来找我的麻烦了。 收拾完一切后,由于她已经说了不用我去开店,所以我就在房间里写作业。 坐在课桌前我拿出来放在旁边抽屉的一张纸巾,把它安静的放在桌上的正中间。 这是已经用过的纸巾,上面的汗渍就能很好的说明。 不过它的意义对我很是非凡,因为这是顾琦给我擦汗的,这算是我第一次收女生的东西,而且还是我心里的女神送的,当然得好好保存。 但随即就想到了白天的事情,摸摸自己被打的脸颊,仿佛这件事就发生在刚才似的。 瞬间心里涌现出阵阵的失望,知道我在今天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看着它发呆了好一阵子,之后重新把它放回到抽屉里,旁边真是放着的是一张名片,是上次那个抽烟的旗袍女人给我的,里面的名称还挺吓人的,她一个女人掌管的一家夜总会。 至于是真是假,我就不得而知了。 但我没想到今后和她会有非常紧密的联系。 …… 第二天,我很早的来到了教室,望着顾琦的位置发呆,心里已经彻底的放宽。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会再让她因为我的出现而烦扰。 生活还是要继续,不能因为她的原因,我就要变得郁郁寡欢,意志消沉了。我的目标是考上了一个好的大学,这点我还是很清楚。 “在发什么呆呢?”这是从门口走进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对着我说道。 他叫秦明,班里和我关系比较不错的一个人,身材单薄,是我们班的数学委员,在初中的时候参加奥数比赛获得了一等奖。 他为人还是不错的,但是有个毛病,喜欢钻牛角尖,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他偏偏要寻思出一个答案,可他从来没想过无解的这种情况。 秦明认为凡事都是有个答案,不可能会糊里糊涂的,可能是数学这门学科,给他养成了比较严谨的思维逻辑。 我笑着回答说:“我在想我们什么时候能毕业?” “毕业?”他楞楞,又问了我。 我点点头,表示他没有听错。 “我的天,现在才刚刚高一上学期,而且还是开学两个星期,没想到楚枫你就想毕业了,你是有多么不想在这里呆了啊?”秦明一脸惊奇的看着我。 我的确是不想待在这里了,一想到陈龙三天两头的都欺负侮辱我,同学们那嘲笑的目光,还有顾琦那冰冷的目光,让我对这教室,这学校都没有半点的好感。 可现实是残酷的,我根本没有选择转学的权利。 对于我这个早年死了爹,接着母亲不知所踪,从小被死鬼老爹的战友也就是王叔养大的人来说,能读书已经万幸了。 最初的时候王晓红是很反对王叔把我带回家里养的,说是多了个累赘,可王叔却没有把我赶出去,一直把我留在了家里。 后来听说安排我读书的事情,王晓红是坚决不答应,说这样很浪费钱,家里经济压力变大,为此王叔还和王晓红大吵了两三天,最后还是王叔坚持的把我送进鹏城二中读高中。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王晓红就彻底的记恨上了我,觉得王叔的心向着我不向着她这个老婆,心里很不爽,于是各种的和我过不去,百般刁难我,一直都想把我给赶走。 不过我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住在了别人的屋檐下,仅仅是低头还不够,要做到事事磕头的地步,所以我一直都是小心翼翼不敢做错什么大事,可以说是如履薄冰,提心吊胆的活到了现在。 哪里还敢提什么转学! 所以我才心急的想要毕业,因为我已经想到今后的三年高中生活将会是一片黑暗,根本没有希望可言。 可时间却不能如我的愿,还是得一天天的过。 “是因为陈龙吗?”他忽然问道,一下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来。 秦明这么问,想必知道些什么? “不必多想,是我那天忽然碰见他带小弟打你,所以才会这么问的”见我疑惑。他就立刻补充道。 我立刻没好气的锤了他胸口一下,抱怨的看着他,“你个没良心的,看见我被打不知道出来救我,就眼睁睁的看啊?” 其实我也没有怪他的意思,就是简单和他开个玩笑。 因为在那样的情况下,他即使出来也是被打的份,又不是经常打架的主,而且他也会被我连累,会被陈龙针对。 这样的结果不是我想要的! 他也愧疚的点头,不好意思的一笑,“其实我当时有去叫保安,但是去到的时候发现没一个人,这才没有能帮到你。” 听到他说的,心里也是一暖,证明他有救我的心就足够了。 “不是,你不要多心了。”我摇摇头,示意他不要为我担心。 其实我告诉他也没用,最多也只是帮我默哀一下,还不如让他少点烦恼。 …… 几天的生活都是重复一致,吃饭,睡觉上学,还有被顾琦冷眼相待,是高度的一致,我竟然有点怀念开成人用品店了,因为不仅可以忙碌起来,也可以有小费收,还可以趁机看各种三陪小姐,按摩妹,以及出台公主那些来买东西的娇媚身姿,诱人的大腿,我可以大饱眼福。 现在只能在学校看一些尚在发育的小妹,这差别还不是一般的大,大部分的女生还在飞机场徘徊,而有极个别女生已经成了大白兔奶糖了。 顾琦就是其中一位,她的身体发育的极其成熟,在这个年纪能有波澜壮阔的双峰,真是不简单。 每次她一出现在教室外的范围里,都是会引起一群的男生暗吞口水,这当然包括我。 爆满的上围,还有清纯可人的长相,曼妙的身材,以及少女的打扮,顾琦已经成为了我们这些青春期男生YY的对象,这些特点足以让众多男生对她垂涎三尺了。 这天我和秦明中午一起去吃饭,走进食堂里就看见了陈龙带着几个小弟在围绕顾琦转,立刻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陈龙不是有董小宛了吗,怎么现在开始打起顾琦的主意了? 我在心里有些不解,但最让我看着揪心的是顾琦居然一点都不排斥,而且和陈龙他们聊的很开心。 这无疑对我是个打击! 陈龙虽然人长得帅,但是他花心大萝卜的名声早已传遍了,难道顾琦不知道这些吗?还是说她从内心深处认为我比陈龙还要可恶? “哎,陈龙这个牲口居然又盯上了班花顾琦,看来顾琦是凶多吉少咯。”秦明见我看的入迷,也看了过去,随后不由的感慨了句。 我听了他的话心里难受了起来,非常担心顾琦会被陈龙欺负,很想冲过去大声告诉她,“他只是想上你,不是真的喜欢你!” 可我却懦弱胆小,没有这个勇气,我害怕陈龙从此会每天的打我,害怕再次对上顾琦那冻死人的目光。 最后我选择了漠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