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是不是越日越大

瞧那模样儿,要有多浪就有多浪,这时床上隐约传来一个声音“想”。 嘿,这家伙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要知道就连是张大头都差点忍不住开口大声喊"想",幸亏发现得及时捂住了嘴。 就在张大头眼珠子都要瞪爆的时候,刘翠儿的手终于又动了。 大长腿一点一点的露了出来,但是上面的关键位置却是看不到,张大头眼一眨也不眨,可是他站的是在侧边,视线也不会拐弯,只能看着那白得晃人的优美曲线干着急。 这可把张大头给急坏了,只恨自己的视线不会拐弯,这时只见刘翠儿轻轻抬起一只脚搭在床上。 这下,他终于看到那不该看的画面,居然是一个“玩具”,这这…… 这女人原来居然带着玩具出来,张大头头脑一阵晕眩,这冲击实在太大了,好不容易消化掉。 “难怪刚才怎么看她走路那么别扭。” 张大头大开眼界,没想到咱杏花村还有这等会玩的尤物,今天真是开眼了。 站在外面偷看的张大头都快要爆炸开来,他的脑袋死死地挤在那夹缝之间偷看。 这油毡搭起来也不知多少年了,早就腐败不堪,扑噗一声,他的脑袋就捅破了那道缝隙。 张大头的上半身直接就出现在里面,刘翠儿吓得尖叫一声,混身往身后一缩。在他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那玩具一甩一甩,咚地一下掉在木板上。 整个小棚子里一片死寂,刘翠儿一看是张大头这野小子,心里莫名地一松,"张大头,你在干什么。" 那口气跟平常一模一样,直接又用上这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喝斥道。 张大头看着地上的那个还在跳动的玩具,对她的畏惧却是少了许多,当下不由硬气起来冷哼道:"哟呵,你挺会装的啊,要不要我把到村子里,把这件事情告诉大家呢!" 刘翠儿一听,顿时就变了脸色,这真要在村里传开。那还不立即传遍这十里八乡啊,她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不说自己,单单是老公王富贵就不会放过他。 作为村长,王富贵虽然身子骨越来越不中用,可是手段却是越来越老辣,村里说一不二,要是被他知道了那自己还不得被打死。 当注意到张大头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往地上的玩具上扫的时候,她忽然就计上心来,这小子这年龄铁定是满脑子都是那事儿。 自己只要略施手段,给他点甜头,还怕他乱搅舌根。 只要布置得当,演上一场戏,抓到把柄,直接让王富贵把他弄进去都行。 当下她甜甜一笑,"大头啊,想不想看婶子表演?" 看着她那笑眯眯甜腻腻的小样,这可是全村都数一数二的漂亮婆娘,居然对自己露出这么一面。一旦联想到可能将要发生的事,张大头顿时心头一阵火热。 连忙拨浪也似的点着脑袋,可是随即他又想起床上还有那野汉子呢,顿时就迟疑了起来。 刘翠儿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哼!看这傻样就知道是没尝过女人味的雏儿。 "那你怎么还不快上来啊。"刘翠儿朝着脚下的张大头勾勾手指。 表面上刘翠儿是想要勾搭张大头,实际上,心里对张大头充满了厌恶。 谁都知道,张大头在村子里不怎么招人待见,刘翠儿身为村长的婆娘,自然眼界要高上几分。 而张大头哪经历过这种阵仗,只感一股气血一古脑的往下边涌,整个人都一下给乐蒙圈了都。 什么理智都被下半身给直接接管,哪还管有什么野汉子在场,这婆娘都这么邀了。就算是她家汉子在也先干了再说,他哧溜一声往后拨出脑袋。 手脚飞快地麻溜蹿上塘边,再看那又破又旧的小棚子,简直是两眼都放着光,张大头激动得走路都有点儿飘。 没想到……俺十几年的童子鸡冷不丁今儿个就要开荤了,三两步蹿过去,一把掀开油毡就迫不及待钻进去。 他先是下意识地扫向床上,然而床上空空如与,只有一台竖放着的手机。手机还有画面,两边都有些黑乎乎的,张大头只勉强看得出其中一个画面不正是这小棚儿里边么. 连忙转身用疑惑的目光询问,狭窄小的空间,那刘翠儿正俏生生地站在里边。他这一进来空间就变得更小了。 两人几乎是面对面站着,相距不到一米,一股女人的香味儿熏得张大头一下就晕乎晕乎的。 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只是瞅着这婆娘上上下下,哪儿都觉得看不够,一时间眼里只剩下这混身散发着诱人气息的婆娘。 "婶、婶子,这……这个你在跟谁说话呢?" 刘翠儿脸上先是一愣,顿时明白原来这臭小子以为自己在偷人呢,随即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 这下人没抓到,他张大头反倒差点被勾上了,这要是说出去,刘翠儿再倒打一耙,估计也能够将这件事情敷衍过去。 看着张大头的表现十足一个初哥,虽然满肠色心,可是这一到了女人面前却就完全不知如何反应。 刘翠儿嗤笑一声,还别说,看着这雏儿还挺有趣儿。她目光不经意地扫到下面,刹时间两颗眼珠子瞪圆,连瞳孔都是一张一缩。 只见一条像蟒蛇一般的东西被裤子束缚着…… "大头,你下面藏了什么玩意儿?"她不敢置信地颤声问。